看破了文竹的诡计,她从容而精确地分析出文竹那天

时间:2019-08-15 作者:admin 热度:
香看看小梅严肃的表情,接过碗来把剩下的药仰头喝了,药液从嘴角流出来。红香说:“这下你满意了吧?”小梅红着脸退了出去,红香则从里面“啪”的一声把门狠狠地关上了。小梅在关门声的余音中站了一会,恍然感觉到自己可能把小姐给得罪了。 
  红香看破了文竹的诡计,她从容而精确地分析出文竹那天在鹿家小院前张望的细节里潜藏着巨大的阴谋,她对那些有野心和阴谋的女人有着天生的识别能力,她觉得她们有着许多共同特征,比如出身下贱,比如笑里藏刀,比如刻意谦恭,比如目光中都有对生活的强烈不满和深深的恨意。红香很早就从文竹的身上感觉到了这几点。在深夜的阳台上,红香远望着寂静地浸泡在九月之夜里的鹿家小院,心里飘起一阵又一阵的阴郁,她依稀看见许多陈年往事飘散在街头巷尾,于是她再次想到了那句古语:最毒不过妇人心。 
  红香挎着篮子回家,她意识到这条街上许多人在注意她,所以脚步很快。三十年来,她一直厌恶这条街道,厌恶它的狭窄和乌烟瘴气,厌恶它的气味和市井之声,所以她每天要早中晚洗三次澡,饭前饭后都要刷牙,加上早晨和晚上,她每天要刷八次牙,彻底地使自己远离这污浊的水果街,她对这条街上的住户们像对待苍蝇那样唯恐躲避不及。 
  红香冷冷地说:“你去吧,你去哪里都行,不过吃饭的时候你得回来,你得去厨房给我取饭。” 
  红香离开鹿侯府的这个早上,同样处于阴郁状态的还有福太太,小少爷的哭声吵醒了她的睡梦。灯亮后,福太太看到哭得声嘶力竭的小少爷的粉红的脸蛋上,沾满了泪水。 
  红香每次出门,样子都很引人注目,她不仅裹了头巾,而且戴着墨镜,大大的墨镜几乎遮住了她整个脸庞,使人不由得侧目观望。 
  红香每天都去检查家惠脱下来的内裤,只要家惠刚一从厕所洗澡出来她就立即进去。家惠一边用干毛巾擦头发一边用奇怪的目光打量母亲,她觉得母亲的样子越来越古怪和神秘,她的半边脸上全是漂移不定的神秘气息。   
  红香每天早晨都是在客厅刷牙的,她不去外面街道上刷,她把白沫和刷牙水吐在脸盆里,然后等家惠起床洗脸时倒在外面的街道上。家惠洗完脸后坐在饭桌前吃那碗泡饭,母亲则坐在桌子的另一边喝她的药,药味徐徐飘过来,家惠便端着碗转过脸去。 
  红香模糊地说:“这是我第一次给男人看。” 
  红香默默地递了条毛巾给他,说:“这世上没什么应不应该的事情。” 
  红香目睹燕子时的专注神情叫冯姨感觉奇怪,冯姨说:“小姐,秋天就要来了,燕子们要飞到南方去了。” 
  红香目光从李秉先身上移开,但是目光却温和了下来,转身进了里间。李秉先知道宋家女人有怕见光的病,她的这一行为说明她已经同意搬家了,他招招手,几个搬运工人连忙会意地走了过来。 
  红香拿着筷子的手颤抖着说:“冯姨,你肯定知道我的猫去了哪里。” 
  红香拿着洗干净的苹果说:“吃个苹果吧,这是你爸爸带回来的,说是陕西白水的苹果。”文竹连忙接过苹果,她说:“惠妈妈的房间真是漂亮,怪不得爸爸喜欢住在你这里。”红香裸露出的半边脸上划过一丝淡淡的红晕,她对文竹忽然称呼自己为惠妈妈有些惊讶,她说:“人老了没事做,就只能收拾屋子。” 
  红香喃喃地说:“这倒有些奇怪。” 
  红香捏着鼻子把药喝了下去,胃里一阵翻江倒海,有几次差一点就吐出来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