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时他的脸色苍白而虚弱。李秉先兴奋地对她说

时间:2019-08-15 作者:admin 热度:
香看出了李秉先对自己的关心。最初的时候她对他充满排斥,每当她看到他都会想起家惠是被他的儿子李健康打死的,从而使她变得无依无靠孤苦伶仃,加之早年那次李秉先对她的无礼,她对他并无好感。后来发生的一件小事情让红香逐渐改变了看法。有次她看到李秉先扛着一袋红苹果来敲门,卸下苹果时他的脸色苍白而虚弱。李秉先兴奋地对她说:“这是水果市场刚从陕西白水进到的苹果,又甜又脆。”说完他就跌坐在地上狠命地喘息,微微隆起的肚子剧烈地起伏。红香漠然地说:“新进的苹果你也没必要这么着急送来。”李秉先沉默了一会,然后严肃地说:“我这是应该的。” 
  红香看看家惠。家惠立即说:“不怪我,我什么也没做,是哥哥偷了奶奶的罐头。”红香便挽着袖子出去了。等红香出去后,宋母停止了敲击床板。家惠立即把床上皱在一起的褥子铺平整了。家惠说:“奶奶,我以后就坐在你床前给你看着这些罐头,省得哥哥还来偷。”宋母慈爱地抚摸着家惠的头,然后用手指指小柜子,又指了指惠珍。家惠说:“奶奶,你要吃罐头吗?” 
  红香看看漫无边际的山林,摇了摇头。 
  红。小梅走过来看看盛药的碗,然后说:“小姐,还有一点,最后一点点。”小梅把碗拿起来,重新递到红香手上。 
  红香捏着笤帚,看了看头上浮动的薄云,只得无奈地回了屋子。 
  红香宁愿把文竹的上述举动理解为文竹的贤孝与敦厚,因而对她表现得颇为客气。不过文竹的出现也会经常让红香想到女儿家惠,她幽幽地想,如果家惠仍在的话应该有三十多岁了,也许她早就有外孙可抱了。这样想的时候她的心里会泛起无穷的悲穆,那悲穆很模糊也很淡然,像阵晚春的风一样刮过她的心头,在这悲穆中她有时甚至连家惠的容貌都想不起来了。经过多年的沉淀,红香觉得自己的内心已经很难再起波澜了,她时常有做了一场大梦后恍若隔世的感觉。 
  红香捧过盛粥的碗,说:“我也不喜欢吃青菜。” 
  红香瞥了一眼小梅,鼻腔里哼了一声。可是小梅却没觉察到红香的冷漠,她接下来热情地说:“小姐肯定是没睡好。房间里有蚊子,蚊子闹得人睡不着。” 
  红香撇撇嘴巴,说:“我才懒得偷看你,你以为你是谁呀,值得我偷看?我只是想告诉你世上有些事情是早就注定了的,什么命就是什么命,你就别做白日梦了。” 
  红香起身去了厨房,她在那里给文竹洗了个苹果,那只苹果又圆又大,红扑扑的。红香拿着苹果从厨房走出来,她把苹果递到文竹面前,看着她说:“该忘掉的就得忘掉。” 
  红香敲开了冯姨的门,说:“前院出事了。” 
  红香轻蔑地冷笑了一声:“你去吧,只是别忘了我要的是干净的水。” 
  红香却嘲笑似地说:“人家再没落也比宋家强。狗笑骆驼。” 
  红香却面无表情地说:“你刚才和谁说话呢?” 
  红香扔掉手里的衣服说:“畜生,畜生,我豁出去了。” 
  红香扫地的声音叫醒了整个鹿侯府庭院,仆人和丫鬟揉着惺忪的睡眼,一脸害羞地走出房门,他们一路都在自责起床晚于小姐。扫地的声音也惊动了前院的福太太,福太太边穿衣服边说:“难得现在的下人们也变得这么勤快。” 
  红香时常想起那个夜晚葛老爷把她压在墙上亲吻的场景,葛云飞身上淡淡的烟草味和他穿着白色衬衫的身影像块巨石一样掉进了她的心海。 
  红香是从冯姨口里知道鹿家大少爷的事情的,冯姨满怀伤感地说:“鹿家被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