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所谓的青春期的彷徨,

时间:2019-09-18 作者:admin 热度:
们两个无意中碰了一下似的,不过我的力量不是他能承受的,所以直接将他砸倒在地板上了。这时候,借着昏暗的灯光我才看清楚,倒在地上的是一个十八九岁的男孩,虽然受创甚剧,但他似乎没有感觉到任何疼痛,躺在地上仍不停地晃动脑袋,血水顺着下巴淌了一地。
  我的冷笑吓得对面和我坐对家的家伙赶紧把手里的牌扔了,好像他输定了一样。亮了底牌,我的牌确实是最大点数,又赢了几万块。发牌的服务生后面走来一个中年人,拍了他一下让他让开,自己站到发牌的位置,然后对我笑了笑说:“先生,看来你很有信心啊!不介意由我来切牌吧?”
  我的目光没有停在他身上。仍把其他人都飞速扫了一遍确认排除后,才把眼光又对准那个家伙,他长得挺帅,头发染成淡棕色,看上去只有25岁上下,177公分左右,戴副金丝眼镜,穿着一件白色短袖衬衫,露出的胳膊肌肉纠结,肩部三角肌极为发达,隔着衣服都能看到突起的纹路。只凭直觉我就断定,他来了!
  我点了点头,这就是所谓的青春期的彷徨,我也有过类似的心境。
  我摁低恶魔原地转身,跪在地上举枪一看,对面丛林中的人影竟然多了不少,估计有数十人的样子,从瞄准镜中可以看到有人重新架起了迫击炮,正在调整弹道瞄准我们。
  我赶紧收回思绪抬头望去,在出口处果然看到了尼索那满是坑的驴脸,后面跟着的那个叫卡咯的家伙穿着一身美军陆战服。
  我刚把枪支组装好藏在衣下,门外的红外警报器就报告有人接近我的房间。从第三台电脑的多画面屏幕的上两格,可以看到走廊里推着餐车的服务生已经接近房门。
  我刚要说话便被队长给拦住了,他示意我等一会儿再说,我只好闭上了嘴,我知道如果队长说不告诉你或等一下,那你拿着刀子架在他脖子上也别想从他嘴里掏出一个字。队长递给我一块毛巾,我接过来擦了擦头上的汗水。刚擦到一半就心急地把毛巾摔在地板上,自言自语地大叫道:“这他妈的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了?”
  我根本没有感觉到母亲的摔打和叫喊,眼中只有对面人群中四个怒火中烧的敌人。我慢慢地收紧胳膊,怀里的家伙脖子开始“叫”起来,口鼻也开始向外溢血。对面三个人使劲拽住那个冲动的年轻人竟然扭头走了。临走前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扭头冷冷地扫了我一眼,那眼神是如此的熟悉,那是想杀人的眼神。他警告我如果杀了怀里的男人,就一定不会放过我!
  我故做恼怒地一摔牌,收起面前的筹码骂骂咧咧地走了出去,临走前偷看了一下庄家脸上得意的笑容,我知道总算混过去了。走出赌场我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地走出门绕过门口站岗的卫兵,在经过李的座车的时候,轻轻地把一个跟踪器贴在了他的车底。
  我顾不上管从树上掉下来的人体,缩着脖子迅速地躲到一棵细小的松树后换弹夹,一边祈祷子弹不要打中我,一边勇敢地伸出手还击。因为有不可视激光瞄准辅助,又有敌人的曳光弹帮忙定位,我射击的成功率远比对手高得多,16发子弹最少打中了两人。等我再换弹夹的时候枪声已经停了,我听到的最后一声枪响是从不远处传来的快慢机消音器的细微破空声。
  我关上电脑打开提包,拿出天才做的终端,通过卫星电话向队长做了简报,得到传来的李的势力全部被灭、不会再有人来骚扰我家人的消息后,我的心才真正地放下。全身的神经一放松,才感受到房间内熟悉的气息,好像刚才我体外罩着一层盔甲一样。抚摸了一下床上斑驳的纹路,用指尖轻轻刮动木料,这时我才有了一种实实在在坐在自己家中的感觉。              
  我还没抽出刀子,那条蛇就像射出的箭一样扑向我,张着血盆大口向我的脖子咬来,我伸手一挡,四颗锋利的牙齿像四根尖钉一样扎进了我的伪装衣。我刚抓住蛇脖子,就感觉浑身一紧,三米多长的蛇身把我紧紧地缠住了。
  我还挺好奇他们两个犯了什么大事了,怎么给这样吊这儿了?正纳闷呢,铁门一响两个干警开门进来了,鄙夷地看了两个人一眼说道:“不给你们点儿颜色看看,你们两个就不老实。说吧,这几天又抢谁了?”
  我还想说什么的时候,那个警长已经推门出去了。我一个人坐在床上看着仍未关上的门,想来想去一股委屈冲上心头,气得把手中的箱子向地上一摔。
  我好奇地抬头一看,对面的孙风已经带着手下的那票人走出了club,离开时眼睛一直在盯着这个方向,满含挑衅的眼神仿佛在说:有本事就跟过来!
  我好笑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放心,你不是我们的目标!”
  我和Redback相视无言,没想到狼群里还有种族主义者。这个我倒不知道,至少大熊他们都没有这种观念,只要是强者他们就喜欢。
  我和刺客、快慢机三个人各自在心里咒骂着。然而骂归骂,该帮的忙还是得帮。我赶快把狙击枪收起来背在身后(这东西1米多长,在丛林近战中转不过身来),把狙击枪上的瞄具装在手枪背的导轨上,打开夜视和热成像举着枪跟在全能后面冲了进去。绿茫茫的丛林四下并没有什么热能反应,我稍稍放心一点儿,这才向边上正在哼叫的托尔摸去。后面快慢机没有深入丛林,而是登上了一棵低矮的松树,架着枪四下警戒着,刺客拿着把MP5K跟在我后面背靠背替我观望。  
  我和大熊他们几个人站在路边,平均身高185公分,日本人的平均身高只有170公分,站在人群里真的是眼界很开阔。尤其是大熊这家伙,215公分的身高站在人群中绝对走不丢,百米外都能看到他的肩膀,旁边经过的行人纷纷投来惊羡的目光。
  我和恶魔看着小猫脚下的地雷傻眼了,小猫看着我们两个笑了笑没有说话,那笑容比哭还难看,我们仨谁都没说话,场面静得能听到三个人心脏的跳动。突然背后传来由远及近的脚步声,我和恶魔同时叫道:“别过来,雷区!”
  我和快慢机被三挺机枪的强大火力打得根本抬不起头,我的脸也被墙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