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领域的地位被费尔南德•奥利维尔代替;

时间:2019-08-14 作者:admin 热度:
    这真是神奇绝妙的杰作:诗的格律完全自由,语言朴实,文笔简练,直接涉及现代世界、现代生活中的城市、街道和人……是对古典象征主义的彻底革命。    
    这只不过是饭后甜点,一块糕点而已。    
    这种嫉妒情绪完全出自个人情感。阿波利奈尔、马克斯•雅各布和安德烈•萨尔蒙不以作品的多寡来衡量人,他们不满毕加索根据个人的喜好授予这个人或那个人某种地位或头衔。最可怜的无疑应该算是马克斯•雅各布。他在诗歌领域的冠军宝座被阿波利奈尔代替;他在毕加索感情领域的地位被费尔南德•奥利维尔代替;他在艺术创作方面的最高地位,在不久的将来也被勃拉克代替。    
    这种技能是:不根据习俗与惯例,而从事物的特殊现象、反常现象观察世界(勒内•多马尔、波里斯•维昂和雷蒙•凯诺后来发展了雅里在“虚构解法”方面的研究工作)。    
    这种面具有一个故事。该故事发生在马蒂斯从雷伊马那先生家出来,又去了弗莱律斯街的那个晚上之前。确实,如果没有格特鲁德•斯坦,就不会有马蒂斯与毕加索的相识,然而,向他们介绍黑非洲艺术的人并不是她。卡尔科、多热莱斯和桑德拉斯均可以为此作证。    
    这种严格作风或许能够部分地解释超现实主义者们对科克托的蔑视,以及布勒东对居住在巴黎但效忠于莫斯科的伊利亚•爱伦堡的敌对情绪。    
    真是一个好学生。在格特鲁德•斯坦和舍伍德•安德森一起谈到海明威时,异口同声地说:“一个多么好的学生啊!”    
    真是一针见血。    
    整个大厅里顿时吵吵嚷嚷乱作一团。虽然纪德、道格拉斯、朱尔•罗曼、布朗库西、莱歇、梅景琪坐着一边不动,而其他人却个个情绪激昂,西红柿、胡萝卜、白萝卜和橘子在座位上方横飞,一直扔至舞台。首先命中的是正在舞台上表演的里伯蒙-德萨涅;台下有的唱《修女歌》,有的唱《马赛曲》;一位观众责备毕卡比亚,并且勒令他对他们的行为作出解释;稍远处,一个矮胖的青年人站起来大声喊道:    
    整个大厅里掌声雷动。    
    整个剧场变得一片混乱。雷蒙•鲁塞尔从心底里感到高兴:    
    整个葬礼由科科•沙内尔主持进行。棺木、鲜花、马匹和马具,一切全部为白色。痛不欲生的科克托未能参加葬礼。几年之后,他写下了以下美妙的词句:    
    整天花天酒地的帕森像个需要时刻有人陪伴的孩子。他害怕黑暗。只要吕西不在他身边,他总觉得周围永远是一片黑暗。他撕扯着周围的一切,说自己要死了,活不长了。他的妻子埃尔米娜想方设法帮助他:为他绘画做模特儿、照顾他的模特儿,打扫整理他的画室。她经常见到吕西,并且成了吕西的朋友。她们二位使用各自的方式拯救帕森,但她们的一切努力通通归于失败。帕森感到孤独,十分痛苦,但他依然一成不变地请大家吃喝、替大家付钱。    
    正当基基与曼•雷相爱之后首次沉浸在幸福的熟睡之中,一个20来岁的年轻姑娘推开门,进了她在卡尔迪内街单独居住的公寓套房。她圆圆的脸蛋,胖乎乎的身材,栗色头发,黑色的眼睛。三年前父母双亡,她成了孤儿,但父母留下的遗产足够她生活所需,因此她不工作。她名叫露西•巴杜尔。    
    正如帕森的同胞画家乔治•帕帕洛夫所说:“帕森是一位东方画家,同时也是一位被驱逐、遭虐待而背井离乡的犹太游侠。”他为人豪爽、慷慨大方。他供养着一大帮人,他离不开她们,她们整天围绕在他的身边,无论他参加舞会还是酒会,总有这一大帮人浩浩荡荡地尾随其后。“人们经常可以见到在帕森做东的餐桌周围坐着各种肤色的人”,他的一位朋友,同时也是每餐必到的宾客皮埃尔•马克•奥尔朗指出。[摘自1995年出版的皮埃尔•马克•奥尔朗的《帕森之墓》]    
    正是莫迪利阿尼帮助安娜•阿赫玛托娃了解了巴黎。他也常常与她一起背诵诗词。    
    正是这些人将让毕加索喜出望外。    
    正在下棋的两位除了共同爱好国际象棋、对席卷欧洲大陆的战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