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将令狐慢慢搬到柏彦

时间:2019-08-18 作者:admin 热度:
串放在老张门口的鞋子里,故意只露出一小截金属以免显得太刻意。
  我将脸贴近屏幕,那画面就像部可笑又品质低劣的舞台剧,两个演员不约而同忘记台词,只好尴尬相互对视似
 
的。
  我将令狐慢慢搬到柏彦床底下,刻意露出一小截手臂,然后将柏彦照例剥个精光,我瞧了他的屁股一眼,挖靠
 
,他的屁股被自己洗得脱皮泛红,可以想见他真的是歧视同性恋的死硬派。
  我将视线换到老张与他怀中的王小妹。
  我将塑料盒子揉成一团丢进垃圾桶,走出位于新兴路上的麦当劳。
  我将拖鞋取下,开始舒活筋骨,特别是脚踝跟膝关节的部分。
  我将乌龙茶喝完,单手将铁罐拧烂。
  我将一罐冻顶乌龙茶丢给乃强,自己开了一瓶。
  我将音量调小,男人的叫声会让我阳痿。
  我叫二毛五出去,整个特别侦讯室只剩下我,房东,慢慢卷动的录音带,以及单向镜面玻璃后的律师与检察官
 
  我觉得恶心。
  我觉得很疑惑:“对呀!你们不是只把地球当试爆场吗?随便再找一个星球不就好了?”
  我借口出去外面喝罐咖啡擤个鼻涕,一出隔离病房,随即打通电话给爸。  「爸,妈刚刚想起你们一起看海
 
吃水果的往事,一直哭。」我很心酸。
  我紧紧抱着小韩,轻拍着她的香背,“没事了,我跟柯老师连手把场面控制住了,尽管在我的怀里……”话没
 
说完,我就听到“ㄎㄠ……ㄎㄠ……”的声音,像吃虾味仙一样的声音。
  我紧握着花瓶,慢慢地将它放回桌上,但我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小韩身上。
  我紧张地看着走廊上的针孔画面,自言自语:「妳不是要去找猎物,不是,不是,不是,因为妳没有藏好小男
 
生。但妳要去做什么呢?去买新的有趣东西吗?」
  我尽量让笑容扩散,扩散到颖如的脸上。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