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将镜头影像调整放大。

时间:2019-08-18 作者:admin 热度:
  我赶紧拿了一顶帽子跟了下去,却见颖如走进一楼的厨房,打开瓦斯。
  我赶紧往后一看,柏彦皱着眉头,穿着短裤、蓝白拖鞋,将门摔上,朝下楼的楼梯拖步走着。
  我赶紧问:「那你有看见他进过谁的房间吗?」伸手将钥匙拿了回来。
  看了看手表,她大概还要睡一个半到两个小时,十点半
 
才是她最常醒来的时间。
  我将镜头影像调整放大。
  我将旧的钥匙
  我尽量使自己脚步轻盈,像个优雅的犯罪者。
  我尽量使自己冷静下来,而且我很快地就做到了,因为我所害怕的是一件完全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我经常一整天都偷听不到她说句话,这也许是我一点都无法窥知她心灵状态的关键。唯一的门径,只是她每天
 
晚上看的书。
  我警戒地看着小韩,但她一贯的甜美笑容,似乎没有任何妖异的气息。
  我静静听着。
  我就这么盯着笔记本瞧,一个好的方案也没有。
  我就这么焦虑地在房间里踱步,荒唐了整个晚上,而颖如却径自安稳地躺在床上睡觉。
  我舅舅没看到鬼,自然不信,但问了许多人也不得其果,直到半年后才有人偷偷跟他打小报告,说他的狼狗被
 
过年期间留在工地的工人们给冬令进补,说狼狗这么大一块肉光是看门太可惜,还是吃了实在。  知道真相后,
 
我舅舅气得快起乩,但也无可奈何,那些工人吃定了他的好脾气。只是我舅舅从此之后就不回台湾过年了。还且脾
 
气整个坏掉。  有个属于自己的向导,我的旅程才有明确的起点。
  我居然充满了放手一搏的勇气。
  我居然错乱地以为她至少还有一点点可估性。
  我居然慌张到让这个荒谬的镜头在我脑中掠过!
  我决定攻她个措手不及报复!
  我决定无论如何都要将房子租出去,这辈子就靠收房租过日子。以前我老是羡慕别人可以收租快轻松日子,现
 
在总算轮到我了。
  我决定要尽一切力量回去。
  我决定要冒险进入颖如房间,看看她究竟在变什么把戏。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