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是拿我们的血和肉来筑成的。

时间:2019-09-14 作者:admin 热度:
到北平燕大一女同学的信,说“本年本校有一位同学,沈骊英女士,转学威尔斯利大学,请你照应一下。” 
  我得着信很欢喜,因为那年威大没有中国学生,有了国内的同学来加入,我更可以不虞寂寞。 
  暑假满后,我回到威大,一放下行装,便打听了她住的宿舍,发现她住的地方,和我很近,我即刻去找她,敲了屋门,一声请进,灯影下我看见了一个清癯而略带羞涩的脸。说不到几句话,我们便一见如故了。我同她虽没有在燕大同时,但是我们谈到我们的教师,我们的同学,我们的校园,谈话就非常亲切。当天晚上,我就邀她到我的宿舍里,我从电话里要了鱼米菜蔬,我们两个在书桌上用小刀割鱼切菜,在电炉上煮了饭。我们用小花盒当碗,边吃边谈,直留连到夜深——我觉得我欢喜我这位新朋友。 
  那一年我们大家都很忙,她是本科一年生,后修功课相当烦重,我正在研究院写毕业论文,也常常不得闲暇,但我们见面的时候还相当的多。那时我已知道她是专攻科学的。但她对于文学的兴趣,十分浓厚。有时她来看我,看我在忙,就自己翻阅我书架上的中国诗词,低声吟诵,半天才走。 
  威大的风景,是全美有名的。我们常常忙中偷闲,在湖上泛舟野餐纵谈。年
  我们要加速脚步走完抗战建国的路程,要不停地创造  
  e肤觉——如同冷热,松,紧,粗细,干湿等,而且要会描写出来。 
  最后是作者本身的修养。一个作者一定有其。冰心四四年四月十八日现代女作家书简 
  ××先生: 
  不嫌衣裳太薄吗? 还有《国语》里面,国王要征伐犬戎,祭父劝国王说:“先王耀德不观兵。” 
  就是说古代的伟大的国王,都是炫耀他的文德,不夸张他的武力。 
  六朝梁时代,有个“鼓角横吹曲”又叫“马上乐”。是在军队里唱的音乐,这好像应该是鼓舞战争的歌,但其实不然。 
  比方在“紫骝马”里有:“十五从军征,八十始得
  这是中间的几句,意思是自己已经这样老了,可是还有横渡沙漠的意气。年少诸君何至于在新亭这么痛哭呢?把一身贡献给国家,死一万次也不怕,可是不幸鬓发不能再黑了。 
  陆放翁最后作的一首诗,就是他临死之前所作的《示儿》。这是很有名的诗: 
  “死去元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 
  他说死了以后什么都是空虚了。只有一个遗憾是不能亲眼看国家的光复。假设我们军队往北反攻,平定中原的时候,家祭时一定不要忘记报告我一声。 
  底下就说到元明清时代,元朝也有各种例子,不过我手里现在没有什么书,今天不能举例。 
  到了清末,康有为作了《中国歌》,梁启超作了《二十世纪太平洋歌》。这些都是很长的,不能写出来。此外同盟会以及其他的人,作了好多好多爱国的诗。清末以来中国日日在国难之中,从东从西受到许多压迫,结果大大的唤起了中华民族的自觉。今天只举最近一首歌,为结束。就是聂耳的《义勇军进行曲》,拿白话写的。聂耳是云南人,日本留学生,死在日本,所以诸位里也许会有知道他的。他说: 
  “起来,不愿作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  ” 
  从前的长城是拿砖筑成的,新的长城是拿我们的血和肉来筑成的。中华民族现在到了最危险的时机,所有的人民都受压迫,现在真是到了发出吼声的时候。“迫着”是不得已,这一点很有意思。唐朝李白的诗里有一句: 
  “乃知兵者是凶器,圣人不得已而用之。” 
  “战争”是不好的工具,不过在不得已的时候,在自己捍卫、抵抗外侮的时候,是必须用的,换言之,中国人民遇到国家的危险,逼而不得已的时候,决不是不抵抗主义的! 
  底下就是中国的国民性偏重伦理的思想。有一位印度的朋友问我:“为什么中国的诗里写到男女之情的很少呢?”这话若由西洋人说出,倒没有什么稀奇。可是由一位东洋人发问,不免有一点惊讶。所以我开始反省 。中国诗里男女的情诗很少。至少是比外国的诗少的多,但是在伦理思想,还没有浸到民间的那时代,男女的情诗,相当的多,最好的例子是《诗经》的头一首: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如同雎鸠在河之洲,美丽的淑女是君子最好的伴侣。求她不得的时候,烦恼得夜里也睡不着,是这样整个儿一个很好的情诗。《诗经》以后情诗少了。尤其是中国说:“七岁男女不同席”,男女的交际是不公开的。所以中国的男女,不会交异性的朋友。所以中国人情诗的人物都限于中表亲戚之间的。因为他们之间,会有见面的时候的。不然就是歌妓之间。 
  这一类诗,不好作题目,所以大抵都叫“无题”,或叫“纪事”的。可是中国诗里写到亲子之爱的就很多很多。从古有名的《木兰辞》、《游子吟》各位都知道的。《游子吟》有: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母亲亲自所密缝的衣裳,被珍重的穿在远方的游子的身上,写出十分细缜的情感。此外,写到兄弟之爱的诗文也多。 
  杜甫的诗: 
  “海内风尘诸弟隔,天涯涕泪一身遥。” 
  国家战乱,兄弟离散,天涯孤独,常常流泪。这首诗我也在抗战中常常想起。因为我有过这样的经验。我那位印度朋友也说中国男女的情诗少,可是写到朋友之爱的诗很多。实在中国的诗里,“忆友”,“送友”的诗太多了。李白,杜甫,都是有名的诗人,同时两人也是很好的朋友。杜甫有《梦李白》的诗: 
  “死别已吞声,生别常恻恻  千秋万岁名,寂寞身后事。” 
  他说对于“死别”流泪,对于“生别”更常伤心。虽然李白名传千古,可是死后很寂寞的。又如白乐天有二千八百首诗,其中一千五百首是关于朋友的。此外就是夫妇之爱的情诗,这一类的诗也相当的多。中国古代的习惯,男女未婚以前不能见面,所以结婚以后,才慢慢发生爱情。这是日本从前也一样的吧?关于这类的有名的有古乐府的《陌上桑》,作者不详: 
  “罗敷前致词,使君一何愚,使君自有妇,罗敷自有夫。” 
  有一个美女叫罗敷,在道旁采桑,这时有很阔绰的官人,过来看她,派人去问她姓名,年岁,劝她跟他一块儿走,罗敷答着说,作官的,你是多么笨的人呢!你自有太太,罗敷我也有丈夫。以下还说我的丈夫是这样这样好,人家都夸他,这一类话。古乐府里还有《羽林郎》,是说一个在贵族家做事的冯子都,有一天和一个十五岁的胡姬促膝谈心。那女人说: 
  “男儿爱后妇,女子重前夫  寄语金吾子,私爱徒区区。”就是男人爱后来的年轻的妇人,可是妇人都看重前夫。还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