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忿

时间:2019-09-11 作者:admin 热度:
 
  我对眼前的男人,打从心里畏惧着,连手脚都在发抖。
  我对自己刚才那一掌极有自信,蓝金一定受到了不小的内伤,才会避开与我们正面冲突,我叹道:“难不成老天也帮着冷屠子,几百年前就开了条地道让他逃走?”
  我蹲在老人身旁,遮住围观同学的眼光,快速从口袋拿出几张一百元的钞票塞在老人手里,轻声说:“不是看你不起,只是想帮帮你。不过别再来烦我了。”
  我蹲着,说:“没法子,我有我自己的目标,好不容易有个目标。”
  我多希望乙晶能主动关心一下正在特训的我。
  我发疯似地用头撞着地。
  我发觉自己的嘴角洋溢着笑意,说:“那天晚上在树林里,海门以为他只是想打赢那头熊而已,所以摩赛爷爷才会说海门当然打不过那只熊。但是海门会平白无故去跟熊打架吗?后来他变得更强壮了,他有去找什么怪东西打上一架吗?他跟你们一样,他拳头里面握紧的勇气,是温暖的,是值得信赖的。”
  我发觉自己正踩在一个破碎的头颅上,赶紧将脚拿开。
  我发誓,我要换张棉被。
  我发誓,要是我逃过这一劫,我一定要退出师门。
  我发现,我不是想杀了他。
  我发现乙晶在哭。
  我翻出被窝,拿起一本大约一百多页的小说,用力从中间一撕。
  我翻身冲往爆炸现场,想赶往火场救人,但,我一边飞跃一边暗暗吃惊,那火场中有个深陷烈焰的强大杀气!
  我仿佛一掌打开Hydra精心设计的棋盘,坐在他对面,按照他指示的步骤搬动旗子。
  我放开乙晶,慌忙说:“乙晶,往后走不要跟着我!有坏人在附近!”
  我费了好大的劲,才勉力爬了起来,看了地上蓝金的留言后,我只是怀疑我为何没被先醒来的蓝金所杀,我一边摔倒一边想着这问题,后来,我看到了游坦之苍白无血色、无腐烂的尸体,又在附近看到冰凉的长铁链,以及更加冰凉的李寻欢。这都在我的意料之中,但,我看到了远处森然林立、成千上万的石像,令我大吃一惊。
  我忿忿看着师父。
  我愤怒地大叫:“不好!你根本不敢跟我师父打!”
  我扶着乙晶,慢慢坐在石阶上。乙晶蹙眉问道:“怎么会这样子?你今天早上说的情形,就是这样吗?”
  我该就此远走他乡,丢下无法解释的一切吗?不知道。
  我尴尬地喝着热茶,小声地问:“妳爸爸他……他以前学过什么国术没有?他很喜欢谈这方面的事。”
  我赶紧付了餐钱,跟阿义死拉着像小孩子一样抓狂鬼叫的师父离开。
  我赶紧拉着六神无主的狄米特朝我们熟悉的灌木林低身快跑,海门大吼一声,居然想将盖雅等人吓回去,但盖雅他们越冲越近,眼看我们全都要给追上了。就算海门的脚程够快,我跟狄米特也不行。
  我赶紧起床,快速地换上粗布衣裳,套上草鞋后,蹑手蹑脚地将窗户打开,月亮还挂在天上,但天空已经蜕去黑甬,套上深蓝的酱色,现在大概连史莱姆叔叔都还没起床到牧场挤牛奶吧。
  我赶紧撕下学号放在口袋里,用力往上一跳,翻上电线杆,继续往下个电线杆迈进。
  我赶忙抢步开门出房下楼,果然看见两个警察站在玄关上。
  我感到惭愧,跪在祖师爷面前不发一语,眼中的泪水却隐藏不住。
  我感到火团往肩背上的天宗穴(也就是师父坚称的好汉穴)缓缓移动,心中甚是讶异,接着火团便往命门穴(也就是师父坚称的人体十大好穴之二,寒宅穴)下方磨动,十分舒服受用。
  我感到骄傲地看着那女人,却也不禁暗暗为海门的反应神经吃惊。
  我感到困惑,说道:“蓝金不像是会挖地穴偷袭的人,他只懂得硬碰硬杀人。”
  我感到困惑与不安。
  我感到一股冷意,勉强笑道:“那以后再说好了。”
  我感到一股排山倒海的杀气正冲向我家!
  我感到一阵冰冷的寒意。
  我感到疑惑,大声道:“难道就不报仇了?师父、师叔死得那么惨!”
  我感到有些好笑,又有点苍凉,一个武功奇高的老人,竟被自己的女儿赶出家门,有家归不得,师父只好夜夜睡在八卦山的树上,偶而教功夫教得太晚,才待在“穴”跟我窝着睡。
  我感激地看着苍白的月亮。能够再跟多久,就让我再跟多久吧。
  我感激地说:“师父,谢谢你。”
  我跟阿义,就像两只被拖上岸的小鱼,只能在一旁瞪大眼睛。
  我跟阿义,就这样慌乱地在市区的电线杆上,像玛丽兄弟一样跳着。
  我跟阿义暗暗心惊:终于来了!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