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大厅,轻轻锁起大门。

时间:2019-09-11 作者:admin 热度:
  我跟阿义对看一眼,又看了看躲在黑巷中观看一切的师父,两人拔身而起,跃上路灯飞踏离去。
  我跟阿义对望了一眼,极其不可理解师父的脑子装了些什么。
  我跟阿义对望一眼,纷纷伸出手按在师父的背上,用内力为师父疗伤。
  我跟阿义耳根一热,正不知道如何是好时,师父的眼神却陷入重重迷雾,不理会下手偷袭自己的徒弟。
  我跟阿义发抖着,紫阴色的诡谲天空吞噬了我们。
  我跟阿义分站在两座石狮子上,在波澜壮阔的配乐中,看着音乐无法侵入的破碎石阶区。
  我跟阿义还背着书包,乙晶也站在一旁。
  我跟阿义花了四个晚上都没有成功,只是不断地从电线杆上摔下,还惊动了巡逻的警车围捕。
  我跟阿义接过相簿,翻开看,里面是师父的“全家福”,一张张和乐融融的照片,照片中的师父笑得挺开心,穿的衣服有唐装、格子衬衫、西装,还有白色汗衫等等,不像现在千篇一律的霉绿唐装。
  我跟阿义紧紧握着红包袋,我的心里澎湃着一股想号啕大哭的冲动。
  我跟阿义就这样,每天清晨到中午间间断断在海底行走,下午在海滩上练剑,不,是创剑,偶而,我跟阿义也会效法以前的师父,在海潮中、海底挥剑,但是树枝往往承受不住潮水的力劲折断,师父说:“傻瓜,要将内力灌输到兵器上,不是这么容易的事。”
  我跟阿义看着墙上多出一道斜斜的裂痕,而师父正拿着椅子脚,远远站在房间的另一头。
  我跟阿义脸上堆满尴尬,说:“对。”
  我跟阿义练有极佳的听力,是以瘦子的耳语也听的一清二楚。
  我跟阿义瞄准下一根电线杆,纵身一跳,我却跳得太远失了准头,摔在底下的停在路边的车子上,阿义则跳得太轻,只好抓住电线杆再翻上去,朝底下的我大叫:“把学号撕掉!快闪!”
  我跟阿义默默地在一旁看着,心里的激荡跟着师父的哭声高低起伏,我看着师父哭天抢地的样子,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哀与悔意,我的眼眶也湿了。
  我跟阿义难以接受故事正逢精彩处,却被生生停掉的事实,阿义说:“师父,有话就快说!”
  我跟阿义屏息听着。
  我跟阿义傻了眼,正想唤师父回神时,妇人看了我们一眼,感激说道:“是你们送我爸爸回家的吗?请进请进!”
  我跟阿义闪身进入大厅,轻轻锁起大门。
  我跟阿义实在饿疯了,立刻狼吞虎咽起来,师父也卯起来乱吃一通。
  我跟阿义双掌齐出!
  我跟阿义跳上电线杆,发足猛追。
  我跟阿义同声说道:“是!师父!”
  我跟阿义同时冲到师父身旁,阿义抱起师父,我火速封住师父腹腔的血脉,叫道:“师父!撑着!”说着,阿义跟我一人一掌,各自贴住师父的背心,灌输宝贵的真气续命。
  我跟阿义唯唯诺诺,唉,那女人不晓得是谁,那么倒楣要被师父干掉。
  我跟阿义捂着耳朵,张着嘴,吓得发抖大叫。
  我跟阿义吓了一大跳,只见电视中的妇人继续哭着,而电视底下出现一组电话跟住址。想必是师父家里的电话跟地址。
  我跟阿义心中雪亮:我们只能以近接触战的方式对敌,与流氓间的距离一长,我俩死在枪火下的机会就大多了。
  我跟阿义一边发抖一边喝着热姜汤,看着浪涛汹涌的阴阴大海,我勉强笑道:“嘿嘿,其实里面比外面可怕一万倍。”
  我跟阿义一击掌,便从巷子中冲出,两人纵身长跃,跳上大胖子身旁的黑头车!
  我跟阿义已经分不清师父是否正在胡言乱语,只是专注地倾听。
  我跟阿义已无可能翻身上四楼,因为剩下的两名枪手,手中已同时喷出两道夺命火焰!
  我跟阿义异口同声说道:“那深夜再练轻功吧!”
  我跟阿义再度翻身上屋顶水塔,听见子弹的呼啸声在四楼回荡着。
  我跟阿义在房里练了三、四个小时的剑法跟掌法后,仍不见师父踪影。
  我跟阿义则分别戴上“原子小金刚”跟“刚弹勇士”的塑胶面具。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