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亮的一颗星。在告别的晚宴

时间:2019-09-13 作者:admin 热度:
的下落,母亲摆手道:“什么也不要问了!”四姐看着我,说:“只要金童兄弟在,我就放心了,我们上官家就断不了根了。”母亲凄凉地道:“傻闺女啊,什么根不根的,这年头,顾不了那些啦。”    
  四姐的历史,是辛酸的血泪史,我们没权过问。我们小心翼翼地保护她的一触动就流血的伤疤。但外人可不这样想,外人恨不得我们上官家天天出事,为他们表演新鲜刺激的节目。    
  四姐归来后,一直躲在家里。但上官家回来一个当了几十年妓女、积攒了大量财宝的女儿的消息还是风快地传遍了高密东北乡。我到田野里挖掘老鼠洞穴、寻找粮食时,陈瘸子的老婆范国花嘻嘻地浪笑着说:“大兄弟,大兄弟,你何苦呢?何苦在老鼠洞里找这点糟粮食?把你四姐带回来的宝贝拿出一件卖了,还怕不换来一火车大米洋面?”我厌恶地瞪着这个因与公公偷情而名闻乡里的女人,说:“你放屁哩。”她凑上来,悄悄问:“兄弟,听说有一颗夜明珠,像鸡蛋那么大?夜里放出毫光,把屋子里映照彤亮,远看像起了火一样?能不能让嫂子开开眼界?能不能跟你四姐讨要一件小首饰,哪怕是颗黄豆大的珠子,哪怕是根头发细的链子,送给嫂子戴戴?”她飞了一个媚眼,挑逗道:“别看嫂子皮黑,嫂子是癞皮香瓜,皮糙瓤嫩。你没听人说嘛,白松黄糠黑有水,秃头麻疤是弄不够的鬼……”    
  四姐躲在家里,也逃不脱灾难,正所谓树欲静而风不止。人民公社斗争病激烈发作,在公社礼堂里搞起了阶级教育展览。这是高密东北乡的历史上第二次阶级教育展览,展览的内容与上次大同小异,一幅幅蹩脚的图画,围绕着上官家和司马家打转。好像高密东北乡历史就是上官家和司马家的历史。老百姓对这些图片不感兴趣,老百姓感兴趣的是关于四姐的展览。可恶的公社干部把四姐的终生积蓄摆在一个玻璃柜里供人参观,那些金银财宝光芒四射,照花了百姓们的眼。    
  展览进行了三天后,珠宝引起的热情消褪了,人们的阶级仇恨也没见出明显增长。公社干部别出心裁,要把四姐弄到展览馆里去现身说法。    
  戴着眼镜、额头光秃发黄像扇瓢、尖嘴猴腮的公社党委宣传委员羊解放率领着四个大背着半自动步枪的民兵撞响了我家的大门。四姐颤抖不止,双手在身边摸索着。她有吸烟的习惯,洁白牙齿被熏得焦黄。她终于摸到了香烟,点着火抽起来。尽管是亲生女儿,尽管她有恩于家,但俭省的母亲对她的抽烟恶习颇为厌恶。她的烟是我替她去供销社买的,是那种一毛钱一包的“勤俭”牌。我想她腰里的钱只够买两包“勤俭”牌香烟了。她嘬嘴缩腮,深深地吸着,烟头的火噼噼啪啪地响着,劣质香烟,散发出燃烧破布的臭味。一霎那间我发现四姐是个苍老的女人的。她低垂的眼睛里流溢出混浊的光芒像黄色的粘稠树脂,仿佛能粘住苍蝇的腿脚。她也许是害怕,也许不害怕。她也许是仇恨,也许是不仇恨。她的丑陋的脸在浓臭的烟雾里朦胧着,令人不敢正视。见过大世面的母亲说:“金童,开门去吧,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大门洞开,羊委员昂然而入,他脸上飞扬着公社干部那种骄横自得的神情,人个头虽小,但精神勃发,宛若一根充足了血液的驴鸡巴。四个民兵,狐假虎威,曳枪下肩,手拍枪护木啪啪响。母亲眯着眼,打量着羊委员。羊委员有些委靡,像绵羊一样咳嗽了几声,转过脸,对着四姐,道:“上官想弟,请跟我们走一趟。”几十年中,上官家听惯了这句话。这句话后边隐藏着的邪恶内容,我们了如指掌,这几乎是进班房、上法场的同义语。母亲说:“为什么?俺闺女犯了什么罪?”羊委员狡辩道:“谁说她犯罪了?我说她犯罪了吧?我可没说她犯罪,我只是请她跟我们走一趟。”母亲问:“你们要她去哪儿?”羊委员道:“你问我,我问谁去?我也是磨道里的毛驴,听吆喝的。”母亲挡在四姐面前,坚定地说:“不去,俺没犯国法,哪儿也不去!”四个发兵又把枪托啪啪地拍响。母亲蔑视地着他们,说:“别拍了,这种动静我听得多了,日本鬼子放炮时,你们还没出世呢!”羊委员放下趾高气扬的架子,阴沉地说:“大娘,您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母亲道:“欺负孤儿寡妇,老天都不容哪!”四姐淡淡笑一笑,站起来,道:“娘,别跟他们费口舌啦!”她转身对羊委员说:“你们出去等着吧,我要拾掇拾掇!”    
  我猜想四姐是在摹仿那些英勇就义的女豪杰,赴法场前要梳洗打扮一番,但也许出于她的天性,天生爱美,不愿蓬头垢面出去见人。她滋滋地把手中的烟头吸到烧唇烫指的程度。然后噗地往外一吐,让烟纸和残余的烟丝分离――这一招上官盼弟也会――落在羊委员脚前,这动作富有挑战性也许还富有挑逗性,羊委员瞅着地上冒烟的烟丝儿,脸色尴尬。他说:“快点,限你十分钟!”四姐懒洋洋地进东间屋里去了,她在屋里磨蹭了足有一个小时,急得羊委员和四个民兵在院子里团团转。羊委员几次敲窗催逼,四姐在屋里一声不响。终于,她出来了。她穿着一件骇世惊俗的红绸旗袍出来了。她足蹬一双缎子绣花鞋,脖子上挂着一串珍珠。她脸上涂着一层粉,嘴唇抹得猩红。她腰肢如柳条,白色的大腿在旗袍的开叉处闪烁着。她的眼睛里流露着恶狠狠冷傲傲的光芒。四姐这一身打扮让我心中满是罪疚感。我感到无地自容,只了她一眼便不敢再抬头。我虽然生在太阳旗下,但毕竟成长在红旗下,四姐这样的女人我只在电影上见到过。羊委员小脸赤红,四个咋咋呼呼的民兵也成了呆瓜。他们尾随着四姐而去。四姐临出门前回眸对我一笑。这一笑妖气弥漫,令我终生难以忘却。这一笑常常进入我的梦,使我的梦成为噩梦。母亲叹息着,满脸老泪纵横。    
  四姐被请进阶级教育展览馆,站在她那些珠宝面前。高密东北乡的人从此便疯了,大家像看珍稀动物一样拥进去看四姐。公社干部要四姐交待她是如何剥削来这些珠宝的。四姐微笑不答。实际上由于四姐的出场,高密东北乡这一次阶级教育展览的意义便完全被消解了。男人们是看妓女。女人们也是去看妓女。四姐虽已是残花败柳,但瘦死的骆驼大如马,丑死的凤凰俊过鸡。尤其是她那件火红的旗袍,照耀得阶级教育展览馆一片红光,远看好像屋里着了火,真他妈的像那范国花说的那样。四姐久经风月,自然精通男人心理。她施展出魅人术,手捏兰花,目送秋波,扭腰摆胯,搔首弄姿,弄得阶级教育展览馆里洪水滔天,连那些公社干部都挤鼻子弄眼,丑态百出。幸亏公社党委胡书记是个立场坚定的老革命,他攥着拳头冲到展台前,对准四姐的胸脯捅了一拳。胡书记是个蛮勇汉子,拳头上的力道能开砖裂石,四姐如何吃得消?她的身体晃荡了几下,往后便倒。胡书记揪着她的头发把她拖起来,操着一口重浊的胶东话,骂道:“妈啦个*的,跑到阶级教育展览馆里开起窑子来了!妈啦个*的,说,你是怎么剥剥穷人的!”在胡书记的骂声中,公社干部们齐声吼叫,表示出各自的坚定立场。羊委员挥动胳膊喊起口号。口号内容和几年前一样,还是“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之类,群众响应者寥寥。四姐双目喷火,冷笑不止。胡书记松开手后,她拢了一下被弄乱的头发,说:“我说,我说,你们让我说什么……”干部们怒吼着:“老实交待,不许隐瞒!”四姐的眼神渐渐黯淡了,明亮的眼泪从她紫色的眼睛里突然迸出来,溅湿了旗袍的前襟。她说:“当妓女的,靠着身子挣饭吃,攒这点钱,不容易,老鸨催逼,流氓欺负,我这点财宝,都浸着血……”她的美丽的眼睛突然又明亮起来了,泪水被火苗子烤干了,她说:“你们抢了我的血汗钱还不罢休,还把我拉来出丑,我这样的女人,什么样的男人没见过?日本鬼子我见过,高官显贵我见过,小商小贩我见过,半大孩子偷了爹的钱来找我,我也不怠慢他,有奶就是娘,有钱就是夫……”干部们怒吼:“说具体点!”四姐冷笑道:“你们斗争我是假,想看我是真,隔着衣服看,多别扭,老娘今日给你们个痛快的吧,”她说着,手熟练地解开腋下的纽扣,然后猛地掀开胸襟,旗袍落地,四姐赤裸了身体,她尖利地叫着:“看吧,都睁开眼看吧!靠什么剥削,靠这个,靠这个,还靠这个!谁给我钱就让谁干!这可是个享福的差事,风吹不着,雨淋不到,吃香的喝辣的,天天当新娘,夜夜入洞房!你们家里有老婆有闺女的,都让她们干这行吧,都让她们来找我,我教她们吹拉弹唱,我教会她们侍候男人的十八般武艺,让她们成为你们的摇钱树!大老爷们,谁想干?老娘今日布施,倒贴免费侍候,让你们尝尝红婊子的滋味!怎么啦?都草鸡了?都像出了    
  的鸡巴一样蔫了?”在四姐的嬉笑怒骂中,几分钟前还目光灼灼的高密东北乡的男人们都深深地垂下了头。四姐挺胸对着胡书记,狂妄地说:“大官,我就不信你不想,瞧你,瞧你那家什像鸡腿匣子枪一样把裤子都顶起来了,支了篷了。来吧,你不带头谁敢干?”四姐对着胡书记做着淫秽的动作,说出一串的淫言浪语,她挺着伤疤累累的乳房前进,胡书记红着脸后退。这个威武雄壮的胶东大汉,粗糙的脸上沁出一层油汗,猪鬃一样支棱着的头发里冒着热腾腾的蒸气,好像一个开了锅的小蒸笼。突然,他嗷地叫了一声,好像被火钳烫了鼻尖的狗,他疯了,抡起铁拳,对准四姐的头脸,一阵胡打,在咯唧咯唧的参人声里,四姐哀鸣着跌倒了,她的鼻子里、牙缝里渗出了鲜血……    
  胡书记犯了错误,被调到不知什么地方去了。    
  那天,良心发现的高密东北乡女人们,痛骂着造孽的公社干部,也痛骂自己的男人。她们拥上前,围成一个圈,给四姐穿上了衣裳。几个年轻力壮的女人抬着气息奄奄的四姐,走出阶级教育展览馆,在大街上走,后边跟随着一群泪汪汪的妇女,还有一些面色沉重,状如小老头的孩子,没人说话,简直就是一场悲壮的示威游行。四姐火红的裙裾拖垂到地上,像一个壮烈牺牲了的烈士。    
  从此四姐声誉鹊起,一脱惊人,为愚顽的心灵放了血,施了一剂以毒攻毒的虎狼药,无疑是化腐朽为神奇,变被动为主动。好心的大娘婶子们,端着粗瓷大碗葫芦小瓢,碗里盛着面,瓢里盛着蛋,前来我家,慰问四姐。母亲被深深地感动了,她说上官家的人从来没与乡亲们这样亲近过。遗憾的是,四姐的神志再没清醒过,胡书记的铁拳,使她的脑子受了可怕的震荡。    
卷外卷:拾遗补阙补六 司马粮卑鄙的行为
 在省城召开的三级干部会议上,鲁胜利做了重点发言,从几位德高望重的老领导赞许的目光里和同僚们酸溜溜的话语中,她知道自己的发言非常成功。这几年省里也学着中央的样子,大会发言不坐,而是站在麦克风前,对那些思维迟钝、嘴笨舌拙离不开讲稿的官员们,站着讲话无疑是一场酷刑,但对于鲁胜利,却犹如一次表演。她把讲稿卷成一个筒儿,握在手中挥舞着。她嗓音清脆而不轻浮。她态度端庄又不失活泼。她有些撒娇而不过分。她手势多变又不夸张。她年近五十,仍具有迷人的少妇风韵。她精心修饰又不露化妆痕迹。她穿着 朴素但衣饰气质高贵。她亭亭玉立在话筒前吸引了全体的注意,成了三干会上最亮的一颗星。在告别的晚宴上,老领导特意把她叫到自己身边就座。老领导用热烘烘的、小熊掌一样的手拍着她裸露的膝盖,慈祥地询问:“小鲁啊,个人问题怎么样了?”她打着哈哈说:“匈奴未灭,何以家为?!”老领导自然又是一阵赞许地哈哈大笑,然后又语重心长地开导她一番。    
  晚宴后回到宾馆,她感到有些头晕。兄弟市的市长打过电话来,请她到二楼舞厅跳舞,她说喝醉了,跳不动了。那老兄说了几句风凉话,她大笑着把电话挂了。她把“请勿打扰”的牌子挂到门把手上,便泡在澡盆里。泡在热水里她感到昏昏欲睡。电话铃响,她以为又是约跳舞的,便懒得接。她以为电话铃很快就会不响,但它一直响,有点不到长城非好汉的意思。终于她投降了,伸出湿漉漉的胳膊,摘下了挂在马桶后边瓷壁上的电话筒。她懒洋洋地唔了一声。对方沉默。她问是谁。对方问是鲁市长吗,她回答是。对方说鲁市长小心啊。她说我小心什么!对方说有人在搞你,材料都到纪委了,证据很铁。鲁胜利沉默一会,问你是谁。对方道:你们市有个“东方鸟类中心”?鲁胜利道我想见见你。对方道不必了,鲁市长,祝你好运。    
  她疲乏地躺在澡盆里,呆呆地望着袅袅上升的蒸气,听到隔壁卫生间抽水马桶的哗哗响声。脑子里仿佛出现一个漩涡,裹挟着污物团团旋转。她感到自己正随着这股浊水在旋转,转到暗无天日的下水道里去。她一直躺到澡盆里的蒸气散尽,天花板上雾气凝成的冷水珠寂寞地落下来。落在浮着一层荤油的、凝脂般的澡水里,其声清脆悦耳,如敲琉璃。落在她高傲的额头上,其声木僵僵的,如敲豆腐梆子。她从澡盆里一跃而起,宛若白鱼跳水。她在镜前擦体,看到自己虽近半百,但仍然奶是挺的,腰是卡的,肚是扁的。勇气战胜沮丧,美丽就是力量。她恢复了干练和麻利,三把两把擦干身,手精眼快换好衣。头发上抹了桂花油,脖子上喷了迷人香。然后她打电话通知了头天就开车来省接会的司机,让他迅速备车。半个小时后,鲁胜利就坐在沿着高速公路以每小时一百五十公里的速度向高密东北乡大栏市疾驰的豪华轿车上。    
  她走进自己的小楼时已是凌晨三点钟。她甩掉高跟鞋,脱掉长衣,只穿着裤衩乳罩,在又涩又滑的打蜡地板上走了几圈,宛如一只母兽细致精心地视察自己的领地。她打开落地灯,关了顶灯,柔和的光线透出桔黄色的纱罩,房间里温馨宁静。几天不回,房间里空气陈旧,她拉开窗帘,推开一扇铝合金窗户。后半夜的清新空气携带着米兰的香气袭进来。她看到黄金色的庭院灯下,栽种在大木桶的、那三棵像树一样的大米兰叶片油亮,黄金碎屑般的米兰花像繁星般缀满叶丫。院子里还有橡皮树,还有铁树,还有几杆清雅的翠竹。庭院外的幽静街道上,疾驰过一辆眼睛血红的进口轿车,从那长长的车身和油滑的跑姿上,她认出了这车是市委书记孙某人的“奔驰600”。于是那个头发稀疏、嘴巴光秃、老奸巨滑的小男人就恍若在眼前了。就像很多的地方那样,鲁胜利市长与这个市委书记一直是别别扭扭。这种特殊的人际关系是富于中国特色的。说有矛盾也没有矛盾,说没有矛盾却总是不顺劲。鲁胜利往上头想了想自己的靠山,又往上头想了想孙某人的靠山,一种恐怖感阴云般笼罩了她的心。自己的靠山有可能要倒,孙某人的靠山可能要升。这样一想就知道在宾馆里接到的那个神秘电话全部含义了。这样一想就知道孙某人的“奔驰600”深夜出笼不是偶然的了。    
  后来她感到肩头有些僵硬,本该披上那件粉红色的真丝睡衣,但她却摘了乳罩,自然是“独角兽”牌的,全棉的,装了具有按摩功能、隆乳功能、复杂的电子系统的,盯着那个像毛驴遮眼一样的玩艺儿,她想起了几十年前在高密东北乡流传着的、关于把无线电发报机装进乳房里的女特务的故事,荒诞的故事让她心里泛起一种难以名状的失望情绪。随即她又想起了第一个穿着裙子在大街上行走的女人,美貌的俄语教师霍金娜,村里的小流氓们飞跑着到她面前,倦装跌倒,为得是看看裙子里是否穿着裤衩。慷慨激昂的胡书记说:穿裙子的女人都是破鞋,干那事方便,把裙子往上一掀,双腿一劈就行了。褪去了乳罩它们自然下垂了,毕竟是五十岁了,虽然吃着山珍海味,穿着绫罗绸缎也难留韶华。    
  她从酒柜里提出一瓶琥珀色的洋酒,开塞倒进高脚玻璃杯里。这一切都亚赛好莱坞豪华片里的贵妇人。应有尽有,要吃什么可以吃到什么,要喝什么可以喝到什么,要穿什么可以穿到什么,这辈子够本了,她想。她呷了一口酒后,端着杯子视察房间。彩电、录相机、音响等等都像桌椅板凳一样不稀罕了。她拉开贴墙站着的樟木大衣柜,樟木的香气扑鼻。柜里悬挂着一套套时装,哪一件也值头牛钱,甚至十头牛钱。如果把这些衣裳换成大米,怕要盖一个米仓才能盛下,她凄凉地笑了。她呷了一口酒,自语道:“腐败,太腐败了。”她拉开抽屉,把那些散乱地扔着的金首饰聚拢在一起,点点数,计有金项链185条。金手链98条。金耳环87对。金戒指镶钻的、嵌宝石的、啥也不镶不嵌的共有127个。白金戒指19个。金胸花17个。纯金纪念币24枚。劳力士金表7只。其它各式女表一堆。这些东西要是换成猪肉能绞出多少肉馅呢?她凄凉一笑罢,呷了一口酒,自语道:“腐败,太腐败了!”她端着酒杯踱进一个盛杂物的房间,拉开一扇壁橱的门,成束的人民币整齐地摞满了壁橱的一格,一股令人做呕的腐臭味儿扑出来。她关上壁橱,呷了一口酒,自语道:“钱是人世间最脏的东西,怪不得大人物都不摸钱。其实我也可以不摸钱了,十年里,我难道还用钱买过什么东西吗?没有,没有。”她离开了这钱,心情很阴郁,对自己很不满,我干嘛要积攒这些玩艺呢?她想。她厌烦地想起,壁橱里的人民币大概有100万元之多,好像在一楼地下室里的铁柜子里还有一部分,那是在银行当行长时的成绩。    
  大概地清点了财产之后,她坐在真皮沙发上连喝了两杯酒,她感到大腿上渗出一些冷汗,粘得沙发皮面咯咯吱吱响。她想,够枪毙的资格了。大家都在贪,都心照不宣,最终都要被钱咬死。她预感到自己的恶时辰到了。为了证实猜想,她试着拨了孙某人一个秘密电话,电话嘟了一声那边就把话筒提了。她一声不吭地放下话筒,心里啥都明白了。孙某人没有睡觉,利用自己去省城开会这几天,他把什么都安排好了。    
  她想了好久,想起了一个销毁贷币的方法。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