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面上表演着特技飞行和神奇

时间:2019-09-13 作者:admin 热度:
佛他入地有门。上官金童被这巨大的困难压倒了,他坐在新坟前,双手抱着头,低声哭泣着。政府,政府――这里人习惯把政府工作人员和所有的拿工资吃国库粮的人尊称政府,几十年如一日――您这不是为难我吗?即便我把母亲烧了,那骨灰不还是要埋到地下吗?这地方远离市区,不长庄稼,埋上个死人,几年后不就变成泥土了吗?你让我扒出来,扒出来怎么办?我一个人,背不动,拉没车,烧了也没钱付火葬费,更没钱买骨灰盒,为找几个老乡亲帮忙,我跑细了两条腿,政府,您难道不知道,现在不是从前了,现在的人没钱不办事,不像从前那么义气了,虽说歪头张大叔没要我的钱,但埋尸人家不要钱,起尸就要钱了,即便人家还不要钱,欠下这么多人情让我怎么还?政府啊好政府,您替我想想吧……他絮絮叨叨地哭诉着,仿佛那严肃的公家人还在眼前。    
  一辆银灰色日本产吉普车从狭窄的土路上颠颠簸簸地开过来了,车后拖着一溜烟尘。上官金童吃了一惊,以为这车是来抓自己的。起初他确实吓得要死,但随着那富贵铁兽的逼近,他的心反而坦然了。我已经蹲了八年劳改劳场,再蹲八年又有何妨,那儿干活有人叫,吃饭有人做,只要卖力干活,就会平平安安,对于我上官金童这样的人,那里也许真是天堂了。最要紧的是,抓走我之后,他们花一万元钱,怕也难雇着愿意扒坟掘墓的人。这样母亲就可免受折腾,就算占住了高密东北乡一块地,就算安息了。我害了母亲一辈子,最后能用丧夫自由换取母亲的安宁,也算值了,也算我这不孝的儿子尽了一次孝,也算我这不争气的儿子争了一口气。想到此他简直就是陶醉在幸福里了,擦干泪水他站起来,脸上皱纹舒展,肩头轻松,如释重负。他双手平伸胸前,等待着凉森森的手铐。但十分遗憾,吉普车摇晃着从他面前驶过,镀着水银的车窗玻璃贼光刺目,根本看不到车里的风景。到距离新坟约一百米的地方,吉普车停了。车门两面张开,钻出了三个人。两个男的,一个体积庞大,身穿蓝白交叉的休闲猎装,一个身体苗条,胳膊弯上胯着一支双筒猎枪,手脖子上悬着一个小皮包,小皮包里装着“大哥大”,上官金童在“东方鸟类中心”交红运时,手脖上也悬挂这玩意,所以他晓得。在两个男人中间,还有一个身穿深红色裙子的女人。远远地看不清她的眉眼,但从闪烁着瓷光的耀眼肌肤上,他知道这是个美女。    
  他们一行三人沿着沼泽地边缘上潮湿的小径,慢吞吞地移动过来。女人叽叽喳喳地吆喝着什么,叽喳声中还夹着格格的笑声。庞大男人偶尔咳嗽一声,底气充足,铿铿锵锵,有铜声铁气。瘦男人尾随在那对男女身后,毕恭毕敬,一看就知道是个秘书。忽然间,庞大男人往后一伸手,秘书迅速把猎枪递上。庞大男人接过枪,连准都不瞄,托平就放,叭叭两声响,清脆欲滴,震耳欲聋。放眼往沼泽地望去,一群天鹅吃力地挣扎着起了飞,有两只中弹的,一只浮在浅水中,死定了,还有一只在乱草里扑棱着翅膀挣扎,翅膀拖泥带水,脖子上沾满鲜血,弯曲着摇摆着,宛如舞蹈中有彩蛇。那个红衣女人拍着巴掌欢呼:“打中了!打中了!马副市长,您真是神枪手!”从她的耸动着的上,上官金童知道这打扮妖冶的妇人已颇不年轻,但她拍手雀跃的动作却像对天真的中学小女生的拙劣模仿,这令上官金童心中颇为反感。这家伙也是个不可救药的货色,差不多死到临头了,还产生这种休闲的情绪。红裙女人好像故意要跟上官金童赌气似的,抡起两根裸露的白胳膊,夹住了马副市长的粗短脖颈,然后像鸡啄食一样,跳一下,在他的脑门上啄了一口。秘书脱下皮鞋,挽起裤腿,堂着一汪汪的浅水,去把那两只中弹的天鹅捡出来。捡那只没死利索的天鹅时,秘书差点陷入淤泥没顶的深潭,吓得马副市长顿脚大叫:“小何,小心!”秘书把死利索的天鹅和没死利索的天鹅放在绿草地上,红衣女人弯下腰,伸出食指拨弄着鸟毛,她惊诧地大叫道:“哎哟!天鹅身上还有虱子呢!”猎手们继续前行,从上官金童面前经过。马副市长和秘书侧目对着沼泽地,搜索着猎物,根本没把新坟前的人放在眼里,反倒是那红衣女人,很认真地盯了上官金童几眼。上官金童嗅着女人身上散发出的浓郁的名贵香水气味,并条分缕析地辨别出了混杂在香水味里的狐臭气。这女人身材的确很好,双腿修长,细颈高挑,但胸前的乳房已经松驰下垂,尽管有“独角兽”托着,但假的就是假的,行家眼里不搀沙子。挥手之间,上官金童还发现这个女人腋窝里丛生着火红色硬毛,狐臭的气味就从那里放出来。    
  他们过去了。上官金童明白了这些人根本不是为已而来,心情颇有些矛盾,可谓半忧半喜。猎人与鸟,勾起了他一些回忆,自然是与鸟儿韩有关。鸟儿韩其实是个懂鸟语的怪才,要不他凭什么能在荒山野岭里生活十五年呢。他一定能与鸟儿对话,交流思想,对着日本鸟儿诉说他的思乡之苦,也许有许多鸟儿远涉重洋来到高密东北乡向我们报信,只是我们听不懂鸟语罢了。平!平!又是两声枪响,猎人击毙了一只水鸭子,那可怜的鸟儿是飞起数米高时中弹的,铅丸把它的身体打碎了,绿色的羽毛在沼泽地翻飞,它跌落在水汪里,像块垂直下落的石头。秘书扔下手提的皮鞋,往上撸撸裤腿,又要下去捡鸟。马副市长说:“小何,算了吧,一只小家伙,不值得。”红衣女人娇滴滴地说:“不,我要那鸭上的翠绿羽毛。”小何说:“不要紧的,我去捡。”小伙子很踊跃地跳下去,噗噗哧哧地踩着烂泥往前走,淤泥陷到他的膝盖处,他走得有点吃力。接近死鸭子时,淤泥分明深了,直陷到了他的大腿根。马副市长喊道:“小何,回来吧!”但为时已晚,淤泥里噗噗地冒出有硫磺味的气泡,好像不是小何的身体下陷而是淤泥在上升。小伙子掉回头,喊叫了一句什么,上官金童没听清楚,但小伙子惨白的脸上那惊恐的表情却牢牢地印在他的脑子里。    
  傍晚时分,营救落泥秘书的人群无奈地散去了。只余下一个苍老的妇人坐在沼泽地外嘶哑地哭泣着。几个灰溜溜的人疲乏地劝着她,动手拉她,但老妇人挣扎着不走,并且一次次地往儿子陷没的地方冲刺,每次都被身边的人拉住。后来,那几个人强硬地架着她的胳膊把她拖走,她的脚尖在草地上划出了两道灰白的痕迹。    
  沼泽地边恢复了安静,上官金童的面前是一片被汽车轮胎、拖拉机履带压烂了的草地,人脚留下的痕迹更是密密麻麻,傍晚的空气里混合着人味、车味和青草汁液的味道。他们折腾了半天也没能把小伙子从淤泥中救出来。他们用钢丝绳拴着几个武警战士的腰把他们放到泥潭里去,那几个战士脸都憋青了也没试着泥潭的底。秘书变成了泥鳅,不知钻到什么地方去了。这一天,上官金童一直坐在母亲的坟前,没人与他说话,更没人盘问他坟中埋着何人。青年秘书的灭顶给了他一个启示:如果那严肃的公家人再来逼我挖掘坟墓,那我就挖吧,挖出来,我背着,我背母亲的尸首憋足劲往前冲出几十步,我就与母亲一起沉入泥潭了。我至死也不会松手,两个人的重量加在一起,沉的会更快更深。    
  暮色愈加浓重,沼泽地里的鸟儿已经栖落在乱草中准备过夜了。间或有几只鸟儿惊叫着蹿飞起来,好像被蛇咬了一口。西行列车披着晚霞空咚空咚地开过去了。沼泽地中心无人能进去的地方,那种紫红色的毒气渐渐地绽开了花朵,阵阵晚风送来了沼泽地深处的气息。都这时候了,严肃的公家人还没来,那么他是不会来了。你来了我也不怕你了,他想。那么个活蹦乱跳、前程远大的小伙子,几分钟内便被淤泥吞噬,连尸首都找不到,我一个年近花甲的废人,还有什么好怕呢?彻底消除精神负担后,他感到肠胃绞痛,知道是饿的。母亲去世后他就没正经吃过一顿饭。他模模糊糊地感到应该进城去找点吃的,到那条著名的小吃街上去,总能捡到点吃的,那里,吃新鲜的红男绿女们喜欢抛弃食物,捡来吃,一是清理了环境,二是维持了生命,三是减少了浪费。人要活下去其实也不难。他想走,但双腿如铁拖不动。他看到在母亲坟墓后边没人脚践踏的地方,有很多苍白的花朵,只有中间的一朵,显出黯淡的红色。花朵们散发着甜味。他往前爬行了几步,伸手先揪下了那朵花,稍加欣赏便塞到嘴里去。花瓣很脆,宛如生虾肉,咀嚼几下便满嘴血腥味。花朵为什么会有血腥味呢?因为大地浸透了人类的鲜血。    
  在这个星月璀灿的夜晚里,上官金童嘴里塞满花朵,仰面朝天躺在母亲的坟墓前,回忆了很多很多的往事,都是一些闪烁的碎片。后来,回忆中断了,他的眼前飘来飘去着一个个乳房。他一生中见过的各种类型的乳房,长的,圆的,高耸的,扁平的,黑的,白的,粗糙的,光滑的。这些宝贝,这些精灵在他的面上表演着特技飞行和神奇舞蹈,它们像鸟、像花、像球状闪电。姿态美极了。味道好极了。天上有宝,日月星辰;人间有宝,丰乳丰臀。他放弃了试图捕捉它们的努力,根本不可能捉住它们,何必枉费力气。他只是幸福地注视着它们。后来在他的头上,那些飞乳渐渐聚合在一起,膨胀成一只巨大的乳房,膨胀膨胀不休止地膨胀,矗立在天地间成为世界第一高峰,乳头上挂着皑皑白雪,太阳和月亮围绕着它团团旋转,宛若两只明亮的小甲虫。    
  1995年4月13日初稿于高密    
  1995年7月17日二稿于北京    
  1995年9月15日三稿于北京    
  2001年7月18日修订于北京    
 “文化大革命”时期的农村生活--骚土 
 《骚土》:这部作品以揶揄式的笔调、喜剧化的风格对“文化大革命”时期的农村生活作了描写。小说从瘸腿的季工作组进村开始,他煞有介事地指手画脚,句句不离“阶级斗争”,俨然是一部不食人间烟火的政治机器;而那些整天围着这位“钦差”团团转的叶支书、吕民兵连长等,个个奴颜婢膝。作者用一个个《阿Q正传》式的情节,让读者在漫画式的人物形象中看到他们可笑而又卑微的灵魂。    
  上卷 第一章 穷乡僻壤发现旷世奇迹 
  五色花土竟惹一地骚黄 
  饥敲棋枰,饱叫板儿,醉了便卧柳眠花。一往世界无羁,多亏了,咱活消遥旗下。日扶 犁杖,夜读宝书,混个斯文斜道麻。生就不是南北,莫妨也,骑驴望断天涯。 
  此诗说来荒唐,解是不解都抵不得半碗饭吃。此卷的开篇,倒要提起一件奇事。说的是 在那渭北旱塬黄龙山下的一个小村里,因在历史上单出些有头没脑的人物,人们便也给它取 了一个有头没脑的名字,叫它鄢崮村。“鄢”取何意,凡人不晓,但一“崮”字却说得明白 ,四面陡峭,顶端平坦之山也。看相也是,鄢崮北去有黄龙山脉之峻岭,西去有长宁河衢之 深堑,东去有西畲窝子之大壑,南去有苇塬瓷沟之长洼,因此上地老天荒,与世隔绝久矣。 不知何年何月,又何朝代,说来是影影忽忽无法考证,只好糊涂着说是一年秋天,两个放羊 的碎(小)娃在沟畔上摘酸枣,其中大些的那个娃,脚底没踩实在,一个闪失,滚落下去。 另一个慌忙嘶声喊叫,边喊边绕开刺丛,寻摸了下去。一直到那沟底,只不见同伴的影子, 吓得哭了起来。你说这荒沟野洼的,呼唤谁去?碎娃哭着哭着,突然,听着半坡里有声音。 随着那声音过去,只见一片枣刺窝子,声音从那里发出来的。用鞭杆拨开刺丛,一个筛大的 洞口出现在面前。里头的娃瓮声瓮气地喊:“我在这里头哩,没事,你甭害怕。你听着我说 话了没?” 洞口这娃答道:“听着了,你却咋上来哩?”里头说:“ 不忙,这里头美得很 ,锅锅灶灶、盆盆罐罐,任啥都有!” 洞口的娃说∶“我给你拿镜镜往里照。”说着掏出一 块琉璃片子,将日头的光亮反射进去。里头那娃又喊起来,“哎哟,出下奇事了,这墙上尽 画些光屁股娃娃打捶哩!” 
  两个放羊娃的这一发现,惊动了乡野四邻。人们扶老携幼争先恐后纷至沓来抢着观看。 看过之后又都摇头,只道:这哪里是打捶,这是人世间最不得公开的男女苟合图!你说这是 何等之人,吃了饭没事干了,在这人不知鬼不觉的地方,胡涂乱抹这些伤风败俗的影影。 大家嘴上这么说,却不料村中一些男女,见此心下里便欢喜不尽,背地里竞相效仿。 
  后来又不知过了多少年月,县衙来了王道亭、李途槊两位举子大人,打着火把进去查看 。两人一直在洞里猫了三天三夜,待出来时,脸面都变成猪肝颜色,哆哆嗦嗦说不清楚,但 大致意思后来也渐为世人晓得。原来这墙上的壁画何其了得,说来也许人不相信。它便是让 那些皇帝老子凡俗子弟寻也不得觅也不着的天上绝无地下仅有的稀世名绘:《彭祖长寿图》 和《黄帝御女谱》。按说这宝贝图谱经不见传典不曾载,使后世子孙头疼了几个世纪。此番 在鄢崮村被发掘出来,不能不说是当朝人的福运。有人曰:此乃华夏文明兴隆之吉祥之兆啊 ! 
  然而,高兴没得几日,突然一天里头,有人千呼万唤着进了村子,说是不知哪个千刀万 剐的,将那墙上的图谱给铲了去。说来也巧,县衙那王道亭和李途槊两位大人正好带着皇帝 老子的宫庭画师前来描摩。听到此说,慌忙赶去。进洞一看,果然是的,留在地上的只是一 堆赤橙黄绿五色花土。只恨得咬牙切齿,单是用平常话形容不了。其后,有人在《同州纪要 》里发现这样一段说法: 
  鄢崮有洞焉,深高廓大,容百千人。壁有奇纹图绘,甚是华美。意许乃太祖之时,一耄 耋老者,人呼曲曲居士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