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出了反革命。这次县

时间:2019-09-13 作者:admin 热度:
去时仿,携一妻三妾隐于此。妻殷氏,美而贤。有俾女暖云,幼鬻曲曲。年 及笄,艳丽无俦,针黹绝伦,遂纳为姬,殷氏雅爱之。又买一妾雨儿,年十七,亦韶秀,善 烹饪之法。归曲曲后,每郁郁叹闷,如有隐忧。曲曲问之,雨儿曰:奴得侍郎君,终身愿足 。但有义妾白妮,我邻金贵之女也。其父赤贫,与奴垂髫闺友,誓相爱顾。倘郎君能爱屋及 乌,亦为罗致,同妾共伺枕帷,不胜感激。曲曲随后又纳白妮。白妮,年十六,米脂人。体 软而丰,好洁。喜穿青蓝,以显其白,古人谓:丰若有余,柔若无骨是也。其后一妻三妾, 争相邀宠。曲曲一再至三,连袂交枝,分香弄色,挹翠摇红,终不使其一嗔怒。福哉!曲曲 不以轩冕之荣易此闺房之乐也。玉兔升天,鼓瑟之声遥遥逸出,恍恍若赐天音;日脚平地, 酒酣之语约约送来,阵阵若有仙乐。好事者隔峁以瞰,但见迷朦之中荒壑之内,一处粉红着 绿,悠若世外。居有间,遇天缂之兵乱,曲曲竟与家人于雨色交晚踏云而去,留一仙窟见著 来人。时人方知曲曲乃仙道中人。噫,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此事到这里说了也就了了,但鄢崮村人却怎么也不得了了。《石头记》里说的了便是好 ,好便是了,参透了这黄天厚土间的道理。鄢崮村人不然,了了不好,好了不了;生人在世 只是死撑活受。你说也是,凭着他那愚钝的大脑,瞎看了一阵图画之后,浮皮潦草领悟些子 ,便去使用,岂不是闹着玩的?自此之后,人们将活命和玩乐看成了人生的第一要紧,全然 将礼义二字搁在脑后,江河日下世风浇薄,那也是不可逆转的了。男人不说守着自己的女人 ,一门心思偷人家的婆妇;女人不说安守妇道,只是一个劲地勾引良家的子弟。且不说将出 力种田看做是辱没先人的羞耻之事,油嘴滑舌做奸弄巧反而登上了大雅之堂,受人十二分的 敬羡与恭维。即就是在那一个门槛里头,为了钱财吃货,老子不认儿子,儿子不敬老子,耍 弄出种种张致来。什么君臣父子长幼顺序,全被那虚皮假面遮掩起来。于是那被世人捣脊梁 骨的种种人物,比如说争强斗狠之徒、愚顽刁钻之辈、趋炎附势见利忘义之人,像是秋天的 蝗虫,上头舞的下头蹦的,比比皆是。更可怕的是人们竟将那洞里的骚红花土取来沤田,一 时间倒似那治水的大禹的老父鲧布下的息壤一般,旱骚腥黄无以抑制,漫天地的靡散开来。 就这,硬是将一片锦绣繁华之地富贵温柔之乡糟蹋得不成样子,花草树木也不再说是好好生 长,水土完全变了味道,只剩的是山秃河干,城芜田荒。说来这也是著者取名《骚土》的原 委。   
  《骚土》第一章(2)   
  立刻注册新浪免费邮箱,激活1G空间 
  此情形到了我辈之人这里,尽管前有几代明君圣主的高堂教化,后有那时代巨变的文明 滋养,名目繁多的这教育那运动,将一片花红骚土像是贴烙饼,正面反面搞了个地覆天翻, 情形也没见好多少,日复一日地显示出破败来。但说著者本人,读得几年破鞋底子,识得几 个驴脸文字,学得几条狗屁章法,便思谋写将出来,央求那明理之人看个究竟,达观之士探 个明白。然每执笔,总是左右为难。你道为何?其一是当今政府一贯英明,爱民如子,恩泽 八方,实不敢危言耸听;其二是鄢崮小村地处偏远,风土人情自古皆然,说到底缺乏典 
  型意 义。如何是好?言之不恭吐之不快。嗟乎,遂夙兴夜寐处心积虑,死活不得其解也! 
  夏日的一个午间,吾手执芭扇,倦卧胡杨树下,蒙之间,见一金蝉脱壳,吃惊之余, 竟至于恍然大悟。嘻,吾不如蝉也!蝉尚能脱一片旧壳以获金翅,吾何不扯一派胡谈而引玉 言。且将那古来今往之事混为一体,做不会为文之文,道不用说理之理。如此虽看似有不敬 之嫌,然无处不是恻隐之心。无意影射,岂敢针贬。即所以,旁敲侧击,为的是扶正匡邪之 意旨;由疼刺背,全的是忠义报世之心胸。信口开河,承的是红楼镜花之师传;东拉西凑, 演的是街头巷尾之乱弹。涉公堂而不碍大雅,司隐乱而无损上方。话云儿雨儿之事,仿佛是村 俗之谈;写碟儿碗儿之物,细看非俚间之语。雨田鹤步,迹何求也?落花看影,风何消也? 舍其形而,缘得上学。轻盈自在,岂不妙哉! 
  又据说在明末时候,山东峄县地界曾出现过一位奇人,写了一本奇书,其间虚拟了清河 县的地方,写的是盗男淫女的市井人物。奇人自知将不为世人所容,便也不将他那真名实姓 标榜出来,谎称兰陵笑笑生。果不其然,后人将他整整臭骂几个朝代,至今坟头仍不干净。 金瓶一书自成猪栏马舍,万扫不祛其臭也!不过你说,世上男女之事,也不能老是遮遮盖盖 ,稍稍说一些子,让老少之人都明白点真相,这样行走起来,也不至于尽出那种一见黑胡同 就钻的糊涂歪事得是?况笑笑真意,何以至此!窝棚里头点瓜,只见拉蔓不见开花,一经世 面便是那折枝残叶,怪人家云雨如何?山东老仙,呜呼哀哉!这是闲话。 
  既是这,著者便从公元1966年冬至写起。   
  《骚土》第二章(1)   
  立刻注册新浪免费邮箱,激活1G空间季工作组发动群众运动县三姨太失身剃头先生话说那鄢崮村千儿八百人口,事有千头,情存万缕。著者猛乍坐下,真不知从何说起, 脑子里云遮雾罩,稀里麻瞎,像是一派昏暗。稍稍沉定,只觉着蒙朦之中划出一道亮光来,这是鄢崮村横穿东西的马路。紧接着,那窑洞那房厦那树木那阡陌,也层层叠叠地呈现出来 。这时候,一个挑着剃头担子的壮年男子,迎着早晨灿白的阳光,悠悠晃晃,飘然而来。我 的故事也不得不从这里说起。 
  这天早晨,剃头匠庞二臭在村东照壁底下拉开家什,就着墙上那枚在他父亲手里便已砸 下的小钉,去挂了理发招牌。那牌子也写得奇怪,左联写到: 剃头兴运;右联对着: 修面赐 福。中间是四个鼋鼋大字: 庞家手艺。挂了招牌,又给炉箱里添了蓝炭,搁了水盆上去。这 方换过手来,取过小马扎,靠住墙壁坐好,两眼待睁不睁,朝南望去。此时说来也怪,村中 人倒似为躲这满街的清静,一律不见影子。正纳闷,却瞅着涝池北岸的老槐树下闪出一个人 来。这人瘦高身架,披着旧黄大氅,看相是个残废军人,一颠一跛,走得十分气势。说来这 二臭也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之人,这等架势这等排场只是没有见过。待那人走近,二臭看仔 细了,端的是不怎熟悉。且不说南北长东西短的头形,小分头下那张二指宽的脸,生得也着 实稀罕。在这里倒合了一句古老的童谣∶马脑、鳖盖、葫芦炒菜;炒的菜,香得太(很),只有马脑吃得快。 
  这二臭正想笑,没笑,打个招呼。来人不搭理他,一条腿独立,劈头却问∶“大队部在 哪里?” “那头。”二臭一指村西,说∶“眼下没人,都在屋里吃饭。你稍等会儿,片刻 工夫便都来这照壁底下碰头,不用慌,先坐下歇口气。客人从哪达来的?” 庞二臭说完, 又忙抬过方凳,让那窄脸客人就坐。那人也不客气,一掖黄军大氅,拉着腿子坐了,此姿势 正好给了他个脊梁。“同志”, 二臭愈是稀奇,拿起架势说,“推个头吧,解放军不要钱 ”。来人并不搭言,只是歪着个长脖,目不转睛地看树梢子,俨然看门鹅儿。等了半晌,只 见那人晃荡一下,又做僵直状态,说道∶“毛主席说,‘我们的共产党和共产党所领导的八 路军、新四军,是革命的队伍。我们这个队伍完全是为着解放人民的,是彻底地为人民的利 益而工作的。’哪有理发不给钱的道理? 这些政策你都不懂,只知道个理发。也难怪,你 们整个村子连条标语也看不到! 现在是啥年代了,还这么落后! ”庞二臭一听,知道此人 高深,便不敢再做张扬之态,老老实实接茬道∶“你算说对了,穷山野洼,谁顾得了那档子 事。”那人又道∶“穷? 穷不是借口。现在中央上要抓了。在北京,毛主席眼皮底下都出 了反革命,你们这里能没有? 翻开老底看一下,真的没有? 这次中央决心很大,不论哪里 都跑不脱。全国形势这么紧张,惟你们这里冷冷清清,一点斗争气氛都没有,牛鬼蛇神还安 安稳稳钻在家里睡觉!” 二臭不敢吱声。听话听声,锣鼓听音。此人来头肯定不小。紧接 着,来人用头一挑墙上,说∶“把你那牌牌子赶紧摘了!” 二臭吓了一跳,刚坐下又立起 来,问∶“因咋?” “我对你说摘,你就赶紧摘了,有啥咋不咋的。” 
  话音刚落,二臭一眼瞅着叶支书吃完早饭,挺胸兜肚,边剔牙边朝他这边走来。二臭指 给来人:“ 看,我说的对不?我村的叶支书过来了。”来人并没表现出喜出望外的意思,仍 旧坐在那里,不慌不忙从口袋里掏出一封公函,啪啦一声抖搂开了, 捏在手里,一对鹞眼死 盯着悠晃过来的叶支书。叶支书脑子灵光,远远就觉着相势不对,改变了以往大大咧咧的步 态,三脚两跷赶了上来,喜眉笑眼接过公函,没待看全,慌忙领着来人向大队部走去。二臭 从人家片言只语中听得来人是县上的季站长什么角色。 
  村人像是从地下冒出来似的。个个都听说县上来人,人人都说没看清楚。于是乎围住庞 二臭想探个虚实。庞二臭这捣鸡毛货,先是蹲在地上磨剃头刀子,吞吞吐吐不说明白,吊得 众人眼神发直双腿发虚,急的等不得了之后,这方立了起来,神经兮兮地说∶“贫下中农社 员同志们,不是我庞二臭说话瞎喷,现在全国形势紧张了,北京出了反革命。这次县上来人 就带着毛主席给他写的公函,抓咱村的哩。前些日子我到县上磨推剪,就觉着日精古怪。城 隍庙的城隍爷,让县城中学的娃娃给打了个稀烂。后来县长发话,不发话连庙都敢给拆了 。铁匠铺子黑狗也不说睡觉,加班加点打矛子(红缨枪),说是人手得有一件。县城大街上 走的女子、娃们一律留开洋楼(短发)。我二叔家的碎女淑贞,辫子都给剪了,你不唤过面看 ,还以为是个小子哩! 没说我一次去县上,天灰黑时上厕所,眼看前头一个留洋楼的人进 去了,跟尻子进去,拉出家伙刚说要尿,却见前头的那娃茅坑蹲下,刺啦啦一声溅盘哨壶的 大响,将我登时吓了一跳,慌忙跑了出来。好家伙,进错门了! 你晓咋日鬼的,如今这世 道混乱,是男是女都分不清了! 更甭说咱村真要猫个把反革命,还不是像耍把戏! 嘿,狗 日的郑栓,反革命就是你! 你们信不? ”庞二臭说着便揪了郑栓。众人轰笑。一个个眼神 上都有了亮光,人人恨不得当即弄个反革命出来,让大伙们都看看热闹,只不说是打发这平 平淡淡的日子太难了。正说着,只见民兵栓娃背着枪,拨开人群,走到二臭后头,没待二臭 反应过来,伸手将照壁墙上的招牌摘了下来。二臭紧护慢护,还是被他扔在地下,几脚踏个 稀烂。由于此事来得实在突然,众人看时,栓娃已扬长而去。二臭跟尻子追了几步,又怕人 踩祸了他的摊子,回过头来一蹦三尺高,将那自娘肚里出来学到的所有污秽之词,一发用上 ,朝栓娃的硬脊背撂了过去。众人喜滋滋、笑哈哈,只觉着日头也红下了,身上也暖和了。   
  《骚土》第二章(2)   
  二臭越骂越来劲,索性信口将自己和栓娃妈在麦地里胡日鬼的事情也抖落出来,后来竟 说栓娃是他的种子。众人说不是,二臭坚持说是,并要众人细想,栓娃说话走路,竟有些像 他。众人一想,确实是有些像。正准备一笑,却不料,这时候对面的槐树底下婆娘窝里杀出 一个人来。众人回头一看,是栓娃妈。检娃妈手拿鞋底指捏钢针,朝这方骂道∶“你日谁氏 ——把你的眉眼不看看——日谁谁叫你日——你上多长了一把胡子咋——我儿踏你的牌 子总归有个原因——平白无故他踏你的牌子恁是疯了——你黑上擦粉哩——外头看不 
  着里 头看不着——麦地里日人那是咋哩——你屁绊得栽跤——硬着撑椽——嚣得看不着耳朵— —装得像不是——没有说的谎说……”如此等等。 
  二臭看这相况,只好忍下,嘿嘿一笑,悄声对了她一句∶“把你的卖去!” 转身蹲下 ,搔着光葫芦头,不再言声。论说他也心里明白,县上的人刚才已给他打过招呼,不是县上 的来人发话,乡里乡亲的,谁没事干了,摘他的牌子干啥? 他只是这口气没处出去,借 住栓娃发泄罢了。这二臭说来也不是等闲之辈,别看他光棍一条,为人处世古经甚多。二十 年前参加渭北游击队,给支队长牛三保当过保镖,枪林弹雨闯了过来。若不是没有文化和喜 欢嫖窑子这两条不值钱处,今日里最起码也是公社社长一级的干部。这两条即就是少上一条 ,咋说也得给碗官饭,再也用不着黑水汗流,挑着剃头担子满世界里转悠。没说有一年春节 ,二臭央求油嘴子刘捣鬼写副对联,老人一捋八字胡子信手拈来。上联是:前头热后头凉剃 头手艺;下联是:东洼钻西川行见门开张;眉批:四海为家。二臭以为夸他,乐得手舞足蹈 。大年初一,同乡亲们一道立在门外欣赏。知底人一看,皆背过脸掩口而笑。此话不说则可 ,说起来倒是暗讥他二臭的德行。 
  却说是将近解放的一年秋天,县长的三姨太去姑姑庵拜佛求子,因大雨拦阻,只好借鄢 崮村的一片瓦舍过夜。侍卫和轿夫都被村保长根娃拉到村公所里喝酒去了,单留下三姨太一 人在二臭家隔壁的厦房里歇息。也合该那三姨太出事,到了半夜,刚说睡实,忽然一阵突如 其来的奇怪声响,把三姨太从迷梦中惊醒。三姨太吓得心惊肉跳。没有只身独居过的女人, 单是不晓其中滋味。坐起来,那声音便自动消匿;但睡下,那声音乍然又起。如此三番五次 。三姨太又是那极其信奉神鬼之人,窗外头风声雨声,加之又在这荒郊野村生疏之地,更添 了十二分的恐惧。正在万般无奈之时,只听得窗外头有人咳嗽,三姨太像是遇着救星,抢天 呼地,一气连声喊住。窗外头的说∶“太太你咋,是要水喝得是?” 三姨太借坡下驴,连 忙更衣,抽了门闩,等那人端水进屋。 
  来者是那浑身本事的庞二臭,嘴尖眼圆,形容刁顽。三姨太到这份上,即是那凶神罗刹 也不再顾忌了,但有一息的生人味道,便是那至爱亲朋。再说自从这二臭出现之后,那怪声 便不再有了,心想此人身上定兼有一项镇物。庞二臭也是那极其奸巧之人,一向最会揣摸女 人心思,借住三姨太那鸟儿一般的胆子,一气地天吹海侃,专说那妇女或是神乱或是心痒的 地方。庞二臭说∶“也是太太福神旺盛邪物不侵,但遇平常女人时候,我这房梁上便会走下 一个人来。先是有指头那么高低,在你桌前的灯底下走。走着走着,人就变大了,若看你是 个单身,他就胡来开了。你晓为咋? 此事说来话长。传的是很早的年代,兵荒马乱,鄢崮 村连年遇旱,颗粒无收,老人娃娃饿得贴在墙上只看要死。却说此事渐为天庭晓得,玉帝询 问:‘何人愿去下界搭救鄢崮众生? ’话音没落,阶下走出一个人来。大家正眼一看,原 是当年在鄢崮修炼成仙的一个老丈。老丈打点停当下凡,看到百姓饿殍遍野,不觉皱了眉头 ,决意要搭救诸位生人。说来他那救人之方煞是稀有,遇着饿人,只需抻出一根食指,让人 一吮,立刻不饥不饿。就这样,一而再,再而三,不晓搭救了多少活口。不料一日,遇着一 个贼人,饿得头昏眼花,吮着仙人指头,狠地一口,咬下一截血红断指。仙人痛得蝎魔连天 地呼叫,不消片刻隐形而去。那截断指留在马路当间。众人看见,纷纷指责。说着说着,只 见那断指慢慢活动,恍兮惚兮渐具人形,不小不大,是一指头碎娃。碎娃就在众目睽睽之下 蹦跳着跑了。时隔不久,村中生出许多邪事。这事此后是连年出现,从没间断过。弄得村中 婆娘女子夜里没有伴陪,且不敢说单独睡觉。你看奇也不奇? 前些日子,我山里头的一个 表姐,天黑了歇在这达。天亮时人起来只看软软的,像是病了一场。人问咋,她自己不好张 口对人言说,只道这屋子她随咋不敢再睡了。说是不睡,天黑她又不说啥,早早一人把门关 上。我就奇了,立在窗户外头听。到了半夜,人都安静下来,她在里头叽叽咕咕与人说开了 。我透过门缝一看,就像刚才我说的,先是一个指头高的碎娃,蹦跳着出来,越蹦越大,变 换成一个壮年男人。接着赤身裸体与她搂在一搭,在做乃事。好家伙,说起来你也许不晓。 碎仔这东西但要行开乃事,比常人却要酽火(厉害)好几倍子。我表姐年纪三十四五,按说正 在时候,看上去却不是他的对手。 他持着他那驴一样的行具,一往来回戳捣,竟不见有打 败的时候。将我表姐一个可怜女子攮得失声大喘,不晓人事。我心想:这鬼鬼子还能。我们 常人但有这等手法,天底下啥女人不朝怀里扑落,你说是也不是? 不论你嫁的啥人,终了 到床上还是一样,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