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铁腿月亮下谢

时间:2019-09-13 作者:admin 热度:
一曰美人。可叹我生不 逢时,命途多舛,此三愿无一备焉!”   
  《骚土》第三章(1)   
  杨文章雨夜里野合倩女 
  张铁腿月亮下谢绝寡妇 
  却说季工作组在大队部里,当天就召集了干部民兵动员大会,非常严密地做了布置。其后又是乌烟瘴气有黑没明地开了三天三夜的会议,最后又是按照毛主席的指示,先在资产阶 
  级占领了的学校里头找出人选,寻到突破口。你猜此人是谁?说来倒也平常,在鄢崮村小学里,通满不足三百来人的圈圈子里,最象化装成牛鬼蛇神的反革命,莫过于杨文彰了。 
  杨文彰,顾名思义因文而彰。说来算是太史公的乡党,芝川镇黑水潭人。此人一副二饼子(眼镜)扣在脸上,说黑不黑说黄不黄,只显得学问高深。生就的一副能言善辩的尺八大嘴,讲起课来摇头晃脑,吐沫星子可以溅到最后一排学生脸上。风琴踏得极好,嗓子又来得,每到星期三文娱活动时间,学校满院子都是他那裂着大嘴唱歌的声音。说他是因文而彰倒是不假,原又是极喜欢弄个诗文。先头是歌颂三面红旗,将诗稿誊在那学校的黑板报上。后来是反右,差一点栽了进去。那是一个万头躜动红旗猎猎的民歌大赛,杨文彰自恃才高八斗,一跃上了献诗台,六步之内,作诗一首。诗曰∶ 
  合作化是满天星,人民公社一盏灯; 
  星星照路看不清,明灯指引奔前程。 
  吟颂完毕,台上台下一片掌声。名声由此大得如雷灌耳,风流倜傥了许多日子。突然,有人评说,他那诗歌里头既没太阳又没月亮,这岂不是暗喻社会主义暗无天日? 实是反动之极。他一想也是,慌了手脚。急忙托县上的老同学到反右办公室说项,这方免了顶右派帽子。诗文从此不写了,老实了一个时期。 
  一日傍晚,杨文彰借着月光,踏着风琴,一面踏一面与非常知己贴心的王启才老师说话。王启才深度近视,绰号王瞎子。皓月水光,扰得杨文彰心绪不宁,所以他感慨道∶“天生我才,应有此三愿足矣;一曰名份一曰金钱一曰美人。可叹我生不逢时,命途多舛,此三愿无一备焉!” 
  说来也是,他那婆娘经常跑到学校送馍,但遇文彰不在,便于人前显摆。将她那张阔大 方正的麻脸高高扬起,对人传她如何喂猪、如何缝衣的本事。文彰一出现,便似那缩头鳖一 般,哑然无语了。有人与文彰开玩笑说∶“我那嫂子长得漂亮啊,越看越滋润!” 文彰厚着 脸皮道∶“天下女人大率如此,哄男人睡着即是。” 
  大家且把文彰其人在月亮底下的话细想一下,倒不说这贼人的心性如何狂野,却是这世 道也将读书人太亏待了不是?常言道: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那杨文彰读了一 辈子的书,时至今日落得家徒四壁,任啥没有;胸中沟沟壑壑自然难平,胡说几句歪话也不 足怪。然有一事,煞是稀奇。 
  说是一天擦黑,刚下过雨,学校院子里空无一人,单留下杨文彰独自看校守门。他先是 踏着风琴,引吭高歌一番。又写了一阵教案,烤了一阵炉子。烤得神志昏沉,悠忽入梦。也 不知过了几个钟点,正说上炕, 突然间觉着尿憋。便立起身来,出门朝厕所走去。厕所在 校园北面的老墙根下。此处蒿草丛生,砖石遍地。夜风吹来,婆娑乱响。若是陌生之人,真 还有点森煞(人)。但对杨文彰老师却是熟门熟路,自当没有的事。去了厕所,解了小便, 回头便要走人。然而就在这当当的时候, 只听到老槐树下有人号啕,仔细一听,是个女子 。杨文彰心下生疑,自道:深更半夜,何人在此哭泣?走了过去。抬头只见一个白衣孝服的 小女子,依着槐树,哭得浑身颤抖。杨文彰是那极其反对迷信的人,你说是怪,他哪能信? 他理直气壮地走上去,问女子道∶“哎,天这么晚了,你不回家去,一人站这里哭啥?” 
  那女子先是一惊,回头看是杨师(杨老师),方缓缓不哭,安静下来,细声细气将自己为 何在此哭泣的原委,一五一十诉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