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了一下嘴唇,赶走低烧带来的眩晕感,我死盯着人墙,生怕

时间:2019-09-16 作者:admin 热度:
样的死规定,要几点训练,要几点吃饭,但所有人除非重伤都没有偷懒的,因为佣兵不需要人催促,死神就会鞭策你,为了在战场上生存下去,每个人都自觉地加大运动量保持最佳体能,随时准备出征。
  摇摇发酸的手臂,没想到维持一个动作杀人也这么累。所有人都对屠夫做出请的手势,屠夫也没客气,捂住那个人的嘴,却没有动手杀他。床上的人惊醒了,睁大双眼刚要挣扎,我们赶紧上前一把按住了他的四肢。屠夫慢慢地把脸靠近他,盯着他的眼睛,然后举起刀子,在他面前把刀子慢慢地插进他的心窝,看着他的眼神从惊慌到惊恐再变成绝望最后变成灰白无光,屠夫就像吸毒一样深吸了一口气,似乎在吸食他流失的生命!
  遥控器就掉在中间的路上,我们两个都不敢去拾,我赶快拿出对讲机,叫了起来:“秦忠,刘力,秦忠,刘力,你们听见没?你们听见没?一楼有炸弹,一楼有炸弹,快救人离开!我把他的遥控器打掉了,你们快退出去,我顶不了多长时间了。你们听见没?听见没?”我一边叫一边死死盯着遥控器,生怕一不留神被那个家伙给拾去了。
  咬了一下嘴唇,赶走低烧带来的眩晕感,我死盯着人墙,生怕错过任何机会。前面的士兵已经打开了病房的门,就在我以为失去了狙击机会的时候,突然从屋中走出一个小护士。事出突然,前面的士兵愣了一下,后面的士兵差点撞在前面的背上,赶紧后退了一步,这时人墙出现了一条二十公分的小缝,从那里正好看见担架上家伙的脑袋。
  咬咬牙,我扣下了扳机,随着枪响,镜中的脑袋从眉心炸裂,整个脑盖被揭了开来,红白的脑浆像打翻的浆糊向后飞去,那个家伙被打了个跟头,一个倒翻栽倒在地上。
  咬咬牙一横心,我跳出石头的遮掩,冲到了这个庞然大物的前面。直升飞机刚刚爬升上来,正压低机头准备进行俯冲,驾驶员和炮手赫然暴露在我的面前。
  钥匙是对的。打开运货电梯的门,我按了上六楼的键。电梯一动我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希望没有匪徒在六楼,希望没有匪徒听见我弄出的动静。由于货运电梯不在售货大厅,没有匪徒听到。我安全地上到六楼,拿着油乎乎的刀子。我跨出电梯扫视了一眼,六楼大厅中没有人,从走廊向下看到商场外面停了十几辆警车,其中有两辆已经被打成了筛子,几十名警察稀稀拉拉地围在外面。保山是个小地方并没有多少警力,想要全面封锁这么大的现场,看来是力不从心,只有等武警了。
  也是,神父都拎枪杀人了,你还能想他多有修养?走回营地后,我先一把抓住屠夫。
  也许是路况不好,车速很慢。我慢慢拿出消音器装在枪口上(SSG69本没有消音器的,快慢机自己在枪口加了螺纹),把子弹上膛,开始考虑打哪儿。最后我选定了汽车的发动机。看着汽车慢慢驶进最佳杀伤距离,我瞄准汽车的发动机扣动扳机,一枪击中发动机,汽车冒着烟停在了半路上,车里的人莫名其妙地下了车,想看看车子到底是怎么回事。中计!我冷笑了一下,抬起枪瞄准车背面的一个拿着步枪的家伙。他站在汽车后面警戒着,其他人都站在车头看着冒烟的发动机争论着。由于是晚上,所以我只是瞄准了他的后心。瞄准后我扣动扳机,子弹射穿了他的心脏,直接把他打飞了起来,尸身飞出半米远才摔到地上。
  也许我就要死在这里了,我眼前浮现出人生的回忆片段,听说只有将死的人才能看到这些。看来我已经走到了尽头,死神并没有离我而去。尽管我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可是我就是不愿闭上眼睛,我知道如果我闭上眼那就永远也睁不开了,也许我还报着什么希望吧。
  夜视瞄准镜300m(328 yards)
  一大堆人喊什么的都有。狼人就是狼人,不是人类,突然一声大吼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等回过神,恶魔已经被推出了圈子。
  一大群人站在湖边,有两个人围着我刚才坐的树桩,开始四下查看,其中有一个发现了我故意留下的蛛丝马迹,对另一个人说:“他向这边去了!”               狼群(1) 浴血重生  
  一发炮弹打在了门前的空地上,巨大的声浪把我从恍惚中震醒。我打了个冷颤,回过神看了一眼面前的情景,自言自语道:“是她先攻击我的,是她的错,是她先攻击我的,这是战争,这是战争,这是他妈的战争!”说到最后我慌张地扫视了一下房间,疯狂地叫喊着顺着边上的梯子冲上了房顶,一边呼叫屠夫、大熊和队长,一边偷偷地探出头观察敌情。四辆装甲车已经开到了近前,正准备转过街角,正好会从我藏身的房前开过。放枪击倒一个对面探出头发现我后准备呼叫的平民,我换上了穿甲燃烧弹和爆裂弹混装的弹匣,对付面前的破装甲车根本用不着冰冻弹,连M16用了SS109弹都能打穿他的装甲。 第四十三章 及时行乐(7) 作者 : 刺血
  一个40多岁留着胡子,满脸伪装色的中年士兵,从树上跳下来,看着我对屠夫说:“这是怎么回事?他是谁?你带个孩子来干什么?”
  一个穿着丛林迷彩,端着把AK74U的白种年青人对他身边的中年老兵抱怨道。一点也不顾及到说话的对象是发他薪水的“BOSS”。
  一个很干巴的声音从无线电中传出:“我们没什么要求,我们就是要金库里的钱,你们等我们把钱拿出来,给我们一辆车,我们就放人。还有那个杀了我们人的小家伙,你别以为你能跑得了,警察救不了你。”坏了,他们还惦记着我呢。
  一个小时后,手上的表震动起来,睁开眼看见快慢机正在做狙击作业——绘制射距相对位置表,见我坐了起来冷冷地问道:“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一行人进了餐厅后,吓了餐厅老板一跳。虽然马赛是法国外籍军团的主要消遣地,大部军团驻地都离马赛很近,常结队来这里乱晃,可是也很少见过我们这种阵势,一下三十几号人穿着军服就跑出来了,而且还带着家伙!
  一架黑鹰,一架CH47D“支努干”运输直升机,带着我们30多人飞向南部的丛林,看着脚下郁郁葱葱的树林,就想起前些日子打伏击时的痛苦,我甚至能闻到树叶腐烂的味道。
  一进酒吧,一股子酒精混合着汗臭,夹杂着香水的怪味扑面而来,呛得我差点儿摔个跟头,各种叫骂声包裹在轰鸣的音乐中冲进了我的耳朵。虽然这里的环境不怎么样,可是我的心情却马上好了不少,无拘无束的氛围让我身心放松了下来。
  一连串的攻击如疾风暴雨,这个家伙应该从小就开始练泰拳,不然不会这么纯熟自然。虽然挨了好几下,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